第四十五章 和储神的默契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第四十五章 和储神的默契

    面前排队人数慢慢在减少。

    禹烟不经意的看了看超市门口。

    突然蹭的一下,跑了出去。

    两个男嘉宾对视一眼。

    震惊的看向大门口。

    心里冒出来形容词身手敏捷,来无影去无踪。

    工作人员傻眼了。

    扛着设备,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饭馆里面已经人满为患。

    苏玲珑站在收银的位置,表情麻木。

    收钱,收钱,帮顾客拿东西。

    简直像个陀螺,转个不停。

    李强一幅店小二的打扮。

    手里托着托盘,艰难的在顾客当中穿梭。

    工作人员环视一周,没有见到禹烟的身影。

    看了眼昂贵的设备,他选择从后门进去。

    绕到厨房的位置就听到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

    依然不见禹烟的身影。

    只见阿斌坐在水池旁边。

    面前红色的大塑料盆都是鱼。

    他面无表情的将鱼敲晕,开膛破腹。

    老板娘人未到声先到,“阿斌辛苦了。”

    “再来五条鲫鱼。”

    阿斌麻木的点了下头,手上的动作加快。

    工作人员好奇的向前走了几步。

    站在厨房门口。

    看到禹烟背对着门口站着。

    手里端着锅,利落的炒菜。

    不算宽敞的厨房里,禹烟和老板娘忙个不停。

    老板娘笑呵呵的切着菜。

    不时回头偷看禹烟一眼。

    两个灶同时开着,上菜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因为场地原因,没办法在禹烟身边拍摄。

    只能看到她烧菜的速度出奇的快。

    直播间的弹幕又开始刷屏。

    “还有什么是小姐姐不会的?”

    “唱歌、演戏、种地、卖菜、炒菜.....”

    “我是真的服气。”

    “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看直播。”

    “好羡慕小姐姐有一双神奇的手。”

    “天,我竟然看了几个小时直播都不觉得腻。”

    “这么优秀的演员为什么之前没有被发现?导演都是瞎了?”

    “前面的,最近青柠电视台播出禹烟参加***助学基金汇演。”

    “我发现了禹烟热心公益事业,如果不是这么多艺人参加,没人知道《美好的生活》这档节目。”

    “有谁知道这是一档什么节目?”

    “我知道节目的宗旨是保护环境,爱护珍稀动物,云涧山是野生动物保护区。”

    有网友开始科普云涧山现存多少珍稀动物。

    偷偷看直播的副导演,激动得眼泪差点掉了下来。

    事情总算是往预期的方向发展。

    下午五点忙碌了一天的嘉宾们终于可以歇一会儿。

    围在小镇上的人群慢慢散去。

    他们大多满载而归,大包小包的拎着。

    为了感谢几个嘉宾帮忙。

    几个老板商量了下,为嘉宾们准备了晚饭。

    老板娘特意给嘉宾们多炒了几个菜。

    饭馆里拼了长长的桌子。

    苏玲珑端着一海碗饭。

    边吃边掉眼泪。

    好累,太辛苦了。

    之前觉得拍戏累。

    是因为没有经历过真正的辛苦。

    李强低着头,飞快的扒饭。

    八个嘉宾全都狼吞虎咽。

    很快所有的菜都见底了。

    禹烟清了下嗓子,“吃饱了吗?”

    嘉宾们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有说话。

    阿斌拿起他的空碗,“还有饭吗?”

    “有有有。”老板娘起身往厨房走。

    储以南默默的给禹烟倒了一杯饮料。

    两人很有默契的同时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赵沫皱了下眉头,很快就恢复如常。

    他注意着储以南和小七的举动。

    两人十分有默契。

    许多动作都是神同步。

    赵沫起身走到后门,拿出手机飞快的发了条消息。

    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到饭桌前。

    这顿饭吃了两个小时。

    直播结束,嘉宾们开始回之前的住处。

    阿斌驾驶着面包车。

    车上的嘉宾一个个闭着眼睛补眠。

    颠簸的路上,禹烟轻轻靠在储以南肩上。

    阿斌从后视镜看了眼,放慢了车速。

    闭着眼睛的赵沫突然睁开眼睛。

    眼里精光一闪,他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

    这一夜,禹烟睡得很熟。

    其他嘉宾也同样的倒床就睡。

    和之前的干农活比起来。

    今天是超负荷的一天。

    夜深人静,副导演溜达到小院门口。

    他双手背在身后。

    值夜的工作人员想要打个招呼。

    被他制止了。

    副导演在下巴上摸了下。

    激动得满脸通红。

    他急急的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魔音绕耳的广播声开始了。

    苏玲珑哀嚎一声。

    猛的坐起来。

    她眯着眼睛看着两边床上的人都没有动。

    倒在床上,闷头睡觉。

    “半个小时后集合了。嘉宾们太阳晒屁股了。”

    “快点,起床了!”

    副导演的喊声响了三遍。

    禹烟才慢腾腾的爬起来。

    嘉宾们集合后,开车赶往小镇。

    苏玲珑闷闷不乐。

    手里拿着节目组准备的早餐,包子,花卷和鸡蛋。

    “我没有胃口。”

    禹烟闻言眼睛亮了,“我帮你吃吧!”

    储以南不赞同的看了她一眼。

    把手里的包子递了过去。

    他回头看着苏玲珑,“吃一点,等会没有力气。”

    “就是。”禹烟两颊鼓鼓的,像个小松鼠。

    “我们还要录几天?”苏玲珑咬了一口花卷。

    “大概还要六天,我听到的是一周改一次规则。”

    嘉宾们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哀嚎。

    “还要那么久,天啊!我觉得手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这周结束后我要好好的补补,流了太多汗。”

    禹烟默默的看了眼储以南。

    他比较沉默,一路上都在看剧本。

    禹烟好奇的看了一眼,台词是咬文嚼字的文言文。

    顿时没有了兴趣,觉得头大。

    面包车很快开到小镇上。

    还没有下车就被热情的粉丝们包围了。

    呼喊自己偶像的粉丝们声音异常响亮。

    就数禹烟和储以南的呼声最高。

    场面有一些混乱。

    不一会儿民警赶了过来。

    激动的人们被维持秩序的民警请到路两边。

    小镇两边的路口依然有无数的车辆开了过来。

    还有小商贩,三轮车,板车,自行车,小轿车等等。

    一个大爷骑着三轮车装了一车橘子走到路中间。

    橘子卖相很好。

    周围的人群一下子把他围了起来。

    原本维持好的局面一下子又混乱了。

    民警赶了过去。

    站在超市门口的禹烟,只看到大爷激动的说着什么。

    有人尖叫一声。

    三轮车边上的两筐橘子翻倒在地上。

    周围的人群一下子散开了。

    突发的状况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有人对着民警和大爷指指点点。

    储以南走到禹烟身边。

    两人都没有说话。

    静静的看着大爷一边擦眼泪,一边把三轮车上的橘子往下捡。

    沈心词从人群中挤过来。

    小声的问道:“掉在地上的橘子能不能便宜卖给我们?”

    周围的小商贩帮忙找了几个纸箱。

    帮忙把橘子往纸箱里装。

    大爷不解的问道:“你们平时也经常买我的橘子,怎么今天就要收车了?”

    民警抱歉的看着他,“没有办法。按照规矩三轮车必须收。”

    大爷叹了口气,低着头开始捡橘子。

    储以南突然动了。

    他走过去站在大爷面前,“请问掉在地上的橘子能卖给我吗?”

    大爷抬起头惊喜的看着他,“可以,便宜卖了。”

    禹烟走了过去,捡了几个碰伤的橘子。

    “使不得,使不得,你挑些好的。”大爷不好意思的摆着双手。

    禹烟付了钱,笑着说道:“都是碰伤的,不碍事。”

    周围的人群一下子动了。

    他们异口同声的问:“能不能卖给我橘子。”

    周围的民警对视一眼,默默的退到一旁。

    人群开始自发排起了队伍。

    自己挑橘子,付钱。

    一车橘子转眼就清空了。

    大爷看着纸箱里的钱喃喃自语,“平时橘子也没有这么好卖,今天摔了的反而卖光了。”

    禹烟和储以南回到小超市。

    两人相视一笑,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

    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因为之前一出。

    人群都自发的排队。

    偶尔有空闲的时候。

    储以南就和禹烟对台词。

    沈心词听了一耳朵都是小生,娘子的对话。

    “娘子,今晚月色正好,可否一起赏月?”

    “可。”

    储以南拿剧本敲了下禹烟的头,“注意表情,娇羞。”

    “是的,相公。”禹烟偷偷看了他一眼,眼里柔情似水。

    “对了。”储以南称赞了一句,“孺子可教。”

    “那是,演技自然没得说。”禹烟俏皮的扬了扬下巴。

    超市门口又进顾客了。

    储以南站起来。

    用禹烟才能听到的音量,“什么时候我才能站在你身边?”

    禹烟支支吾吾的,“那个,先等等吧!我,我怕粉丝吵架。”

    顾客已经走到面前了。

    储以南转身往货架后边走。

    看到他的背影消失,禹烟松了口气。

    忙碌的一天完美的结束了。

    依旧是在小饭馆。

    嘉宾们围坐在一起。

    唯独少了赵沫一人。

    他走到后门的位置,拨通了电话。

    赵安平浑厚的声音传了出来,“臭小子舍得给我打电话。”

    “听说你和小六那个臭小子一起上了个综艺,怎么突然长大了,懂得和平相处了?”

    “爸,我上次提的事,办得怎么样了?”赵沫回头看了眼。

    “我在办了,储家那两口子答应得痛快。”

    发现没有人注意,赵沫小声说道:“拖下去对小七也不好。”

    一提小七,电话对面没有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