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五章 探戈曲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丰盛的自助餐很快让路明非和老唐觉得勇气没有白费,路明非迅速计算了安柏馆的人口,而老唐则是在数龙虾头的数量,得出了很重要的结论——这是一场以吃为主的社交活动,慷慨的主人为每个人都准备了一条澳洲大龙。

    这些浑身赤红的家伙趴在冰上,露出晶莹的白肉,到处都是菜肴,有的是一人一份,有的则需要用一个大铁盘才装得下。

    “真香,快来尝尝这只乳猪。”路明非拿着刀叉到处切肉,涂满奶油的蜂蜜蛋糕、烤得金黄酥脆的白芝麻乳猪皮、做法纯正的法式鹅肝...他的盘子里装满了东西。

    他真是饿坏了,一整天下来,就吃了一个樱花饼,喝了一杯咖啡。

    老唐的腮帮子也塞得鼓鼓的,难得有机会吃一次高级菜单,这不得把本儿赚回来?

    等等,这顿饭好像是免费。

    那还等什么,吃一口赚一口!吃得越多赚得越多!

    芬格尔就更别说了,他早就进来享受了。

    一些想垫垫肚子的嘉宾看见这三个胡吃海塞的饿死鬼,顿时打消了拿餐盘的念头,但也有人看他们吃的那么香,跑过去端起了餐盘,大多都是新生,他们是恺撒挑选的有资格加入学生会的精英。

    “S级旁边的是谁?看起来好猥琐。”楼梯上,一个女生皱眉。

    “不知道,听说是新生,S级为什么会和他们一起?”另一个女生摇头。

    “你不认识芬格尔吗?他和S级是室友,一定是他把S级带坏了。”

    “留级四年的A降到F,为什么他还不退学啊?”

    “听说他家里关系很大,是屠龙世家。”

    “哪里都有关系户,社会还真是复杂呢。”

    女生们谈论的声音很小,但路明非还是听到了。

    他抬头看了看那些娇弱的女生,又回头望了一眼高大的芬格尔。

    他们三个一起去租的西服,质感都很差,但芬格尔的身材本来就很高大,他如果不弯着腰嗦意大利面条的话,看起来还是挺有那味儿的,只是他骨子里透着一股猥琐劲。

    “为什么,你要躲起来呢?”鬼使神差的,路明非问出了这句话。

    芬格尔叉子卷面的动作戛然而止,但下一秒,他又把一大坨面条塞到嘴里大口咀嚼。

    “里刚刚嗦什么?”他嘴巴鼓得像个皮球。

    “好家伙,真会躲,爷还插不住你了!”路明非没理会他,回头插了一颗角落里的樱桃。

    三人继续干饭,和中央的澳洲龙虾角力,路明非小心地用刀子翘,试图在不破坏虾壳的情况下把大钳子里的肉完整地取出来。

    忽然,清锐的铃声响起,大厅的干部和嘉宾们停止了说话。

    大水晶吊灯亮起,通向二楼的两条弧形楼梯上,一边走下器宇轩昂的黑衣男生,一边走下带着真丝白手套的白裙女生。

    满厅寂静,无关人员们退至角落,只剩下三个端着餐盘站在正中央的家伙,还在往嘴里塞肉。

    他们忽然意识到眼前的场景,停下了嚷嚷和进食,擦了擦嘴角。

    路明非把取下来的完整虾钳肉放到盘子里,囫囵吞枣般使劲咽了进去,“这是...要跳舞?”

    “这本来就是一场社交舞会,自助餐只是添头。”芬格尔用餐巾把嘴和手上的油擦掉。

    “那我们是不是得换个地方吃。”老唐问。

    “先生,现在是社交舞时间,请离开舞场。”侍者过来彬彬有礼地提醒。

    路明非记得他,那个在食堂和芬格尔讨论青蛙小便的家伙,他似乎并不畏惧路明非身上的诸多光环。

    “好的好的。”老唐连连点头,一边说一边抓紧时间往盘子里夹肉。

    然而芬格尔却压住了他的盘子,“来都来了,不跳一支舞吗?我入学的曾经是年级的猫王,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

    “那你慢慢展示,我去那边给你鼓掌。”老唐抽出手,飞快地把盘子填满,和路明非跑到角落。

    侍者掩嘴偷笑。

    “笑什么笑!我是不守社交规矩的人吗!我等在这儿就是要跳舞的!”芬格尔不屑地扬起脖子,整理领带。

    他很快就为自己的冲动感到后悔了,舞场中央的男士女士都是成双成对,没有一个女孩是闲着的。

    无奈,他把目光投向楼上的淑女,每一个被他看到的女孩都“哦”的一声扭过头,像是看见了牛粪或者狗屎一类的什么玩意。

    舞场中央只有他一个多余的男人,那两个怂蛋已经坐在椅子上了,那微微上扬的嘴角仿佛在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终于,他看见几个脸蛋泛红的姑娘提着裙子小步踏下来朝他奔去,他刚要伸手去搭住姑娘纤弱的手腕,穿着礼服的姑娘就一个个越过了他,朝他身后小跑而去。

    “路...路明非先生,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吗?”穿淡蓝色礼服金发的波浪卷女孩拉开裙摆行礼,伸出邀请的手,白嫩细腻的手背垂下,只等路明非把她托住。

    女孩的身材很好,胸前的丰盈和盈盈一握的腰肢搭配上微红的脸蛋,雪白的脖颈和锁骨让人目不转睛,精致的五官像是一位公主,就算在混血种里,她也绝对算得上美女。

    相比起来,嘴上沾着芥末的路明非就显得很邋遢了。

    他左手持刀,右手持叉,面露惋惜地说:“很高兴你来邀请我,但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

    说着,他从老唐的盘子里插了一块烤牛肋骨。

    “这样吗,很抱歉打扰您了。”女孩垂头丧气地离开。

    几个姑娘上前询问后,都得到了这个回复,她们只得去找别的男伴。

    芬格尔还呆呆地站在舞池中央。

    “人与人的差距有这么大吗!”他很想对天长啸。

    但很无奈,他这样做,只会让他更像是一条败狗。

    他叹了口气,也拿起自己的盘子,可他在他的盘子边缘,看到了一颗色泽鲜艳的饱满樱桃。

    瞳孔出倒映出樱桃红润的色泽,像是少女的红唇,鲜艳诱人,让人忍不住幻想香甜的气息。

    二楼一侧深红色的幕布拉开,一支小型乐队正在试音,为首的指挥竟然是刚刚提醒路明非他们那位侍者,没记错的话,晚上送餐他好像也来过,看来他果然是多才多艺。

    乐队们拉了一支序曲,是探戈的序曲。

    “探戈不正是我的强项吗?”芬格尔把樱桃一口吞入肚子,连核带皮。

    他散发出无比强烈的气,目光如刀锋锋利,切割向场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