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一起吃饭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房间里是没有其他人可还是让元峥紧张的不行,只是低着头来一杯茶,喝一杯。

    最后还是竹雨盈先开口问道“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吧班长,楼下附近有一家挺好的川菜馆,要不要去?”

    元峥“可以”

    说完后就想给自己一巴掌,怎么这么犟犟叭叭的,还以为自己不愿意呢,别让她误会了才好。

    元峥小幅度的瞟了一眼身边竹雨盈,看到没有生气的感觉,心里踏实了不少。

    “可以啊,那我们走吧,一会儿人就多了”竹雨盈话音落下,就去给蛋糕添粮添水,整套是做完以后才拿着自己小包包出门。

    元峥早早的就在电梯旁边等着,两人一同进了电梯,看着对面门上影子,元峥双拳紧握,努力压抑自己的激动,直愣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竹雨盈把电梯面,完完全全当成了镜子,梳了梳刘海,这刘海怎么还是这么丑,现在明明都不流行这种了,要想个办法把它弄好。

    可怜元峥,不敢侧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能感觉到竹雨盈好像是在盯着自己,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站着军姿像一座雕像。

    元峥本身就长得很有男人味,不自觉的散发雄性荷尔蒙,竹雨盈本来一开始是在看自己的刘海,到后面关注点却越来越歪,不知道班长这么勤加锻炼有没有腹肌,肌肉线条怎么样?

    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竹雨盈连忙站直了身子,刘海也不看了,偷偷的瞥镜子里的元峥,还以为自己藏得很好,殊不知这一切都被人家看到了。

    元峥军姿站得越来越笔直,竹雨盈看的也愈发大胆,直到电梯开门,两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元峥。走路都没控制住,同手同脚,和竹雨盈隔着一步的距离,紧跟着。

    竹雨盈之前还觉得这家川菜馆就两百米挺近的,可这么一走,感觉更远了。

    元峥更是觉得度秒如年,之前初中的时候,竹雨盈就从来没有和自己好好说过几句话,一直都是自己在自相情愿,可现在居然有机会一起出来吃饭,不敢深想。

    到了川菜馆,一进门就能感觉到一股香味扑鼻而来,爆辣的香气和各种各样的香气,充盈到鼻尖,让人感觉到鼻头发麻。

    元峥十分想忍住打喷嚏,可最后还是没忍住,连忙双手捂着向后打了个喷嚏。

    老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大叔,看着却不太年轻了,身材胖胖的,有些矮小,头顶着厨师帽,身上穿着厨师服,依稀可见,厨师帽下方露出的头是光的,眼睛和脸都是圆圆的,看着和蔼可亲,很容易相处的样子。

    老板“我说你这小伙子闻一点味儿就顶不住了,那不然的话给你上点清汤的”

    这大概就是外貌和声音话语不匹配,元峥连忙说道“不用了,叔,我吃辣的顶得住,老能吃了,上次吃新疆炒米粉爆辣都没问题”

    老板不信,上下打量了一眼元峥“行吧,那就给你来个辣子鸡,水煮鱼怎么样?”

    元峥不好做主,把目光放到了竹雨盈身上,这个动作让老板笑个不停,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竹雨盈觉得这笑有点不怀好意,清了清嗓子,打断了老板的笑声“那就来一份您说的吧,再来一份蒜泥白肉和麻婆豆腐”

    “行”老板答应了一声,记了两下就回后厨。

    两人找了一个靠墙的地方,川菜馆的装修是采用木式结构,桌子墙壁,房顶全都是木质的,打了一层清漆,看着亮堂堂,又有一种典雅的韵味,顶上是典型的中式内檐,挂着几排红红的灯笼,看着喜庆,又有食欲。

    每张桌子和桌子的距离之间都很远,客人之间不会挤着坐,墙壁上挂着年画娃娃,似乎是这个年纪老板专属,正好到了饭点,人格外的多,每个桌子中间都有一个自带电磁炉,不少桌子上都冒着热气儿。

    元峥看到这装潢有些动心“我以后如果开饭店,一定要看一个和这个一样的中式饭馆,最好再种点小花小草什么的”

    竹雨盈眉毛微挑,调侃道“班长怎么想去做饭店了?你不是要考国防大吗?”

    “你怎么知道?”元峥从脑海里翻了一遍记忆,也没翻到自己和竹雨盈说过,难不成是她偷偷关注过自己,或者说偷偷打听过自己,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元峥心底止不住的开心,表情没憋住虽然是紧抿着的双唇,可还是有一些上升的弧度。

    竹雨盈“之前你不是说过吗?第二次班会的时候让做一次集体介绍,你是第一个讲的”

    元峥也不气馁,最起码她记住了,那么多人怎么就记住自己的?这不是还说明在心里有几分地位。

    元峥“的确,我是想做一名国防生,为国家添砖加瓦,我记得你想做美妆博主是吗?”

    “对啊,我是对这个特别感兴趣的”竹雨盈提起化妆就滔滔不绝“我跟你讲我的化妆技术现在已经可以化一个全妆了”

    元峥想了半天也没想到除了专业培训学校,有什么学校是教化妆的,脸色复杂的说道“那你想去考哪个学校?”

    “哈尔滨工业大学”竹雨盈说得毫不犹豫“我也想为我们国家添砖加瓦,实在不行我就去做物理,做化学,要永远的研究,可能有些成果不会立马取得,可依然我要努力向前,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一番话说的荡气回肠,热血沸腾,隔壁桌的老大哥更夸张,听到这话连忙带头鼓掌,可能也是喝多了脸通红,一边鼓掌一边说道“好姑娘,你有这豪情壮志不愁学不好,现在成绩差没啥,你只要努力用心专注,假如考不上哈尔滨,也能考上好大学”

    元峥“她是我们学校第一名”

    话音落下,整个饭店就像摁下暂停键一般,就连一旁看着有七八十岁的老奶奶,都颤颤巍巍的抬着手道“第一名啊,是市一中吗?”

    竹雨盈瞪了一眼元峥,哪壶不开提哪壶,随后以极快的变脸速度,微笑看着老奶奶“没有了,你们别听他胡说,我那是幸运,我们成绩都是不相上下的”

    刚刚说话的大哥更激动,拿着酒杯就要过来干一杯,还是身旁的一群人把他摁下,这才阻止他过来的。

    可大哥的嘴依旧没停“好孩子一定要好好读书,我就是当初穷没上学,给我后悔了一辈子,你们现在年代好,能读书就要好好读啊”

    老奶奶也是不停的点头“对呀孩子,你们年代好了,一定要好好读书”

    竹雨盈之前最不喜欢听别人说这句话,可今天这种心境却完全不一样,学习到底意味着什么?学习在自己这里究竟算什么?

    老板也十分给力,一道菜一道菜接着上,众人似乎都遗忘了这边的一桌,辣子鸡辣椒和鸡简直是一比一。

    竹雨盈尝了一口辣子鸡的辣椒,一瞬间感觉瞬间飞天,辣度的冲劲直冲太阳穴,连忙叫老板拿了一瓶冰镇酸梅汁,含了一口,这才勉强镇住了些许痛意。

    元峥一言不发起身,没一会儿便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拿着一根雪糕,递给竹雨盈“这个好点”

    竹雨盈也没客气,酸梅汤止痛能力不是特别好,雪糕入口一丝清凉奶味儿不仅止住了痛,也还止住了麻味。

    “没想到真的这么辣”竹雨盈看着那盘辣子鸡迟迟不敢下筷子,倒是元峥夹着辣子鸡,面不改色,仿佛在吃一盘儿凉拌黄瓜一样简单。

    竹雨盈喝着冰镇酸梅汤,默默把筷子移到了蒜泥白肉那里,这东西吃一次上头吃两次绝对要胃疼了。

    眼看辣子鸡下了一半,竹雨盈终于没忍住问道“你不觉得辣吗?如果觉得太辣就不用吃,我拿回家把辣椒挑出来,然后再吃也不着急”

    元峥“我觉得还好,之前吃一种鱼尾也没有觉得特别辣,冯莫他们被辣哭了”

    语气中还带着几分自豪得意,似乎是在炫耀着什么。

    竹雨盈“……”这是什么舌头?百辣不侵?

    元峥似乎在证明说的自己的真实性,一盘辣子鸡除了辣椒全都吃完。

    竹雨盈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没想到你居然这么能吃辣,那你可以经常过来吃,这家川菜馆都挺正宗的”

    元峥“那我可以请你吃饭吗?好像你也比较喜欢吃这些,咱俩口味还挺合的”

    不不不,咱俩口味哪合呀,我可吃不了这么多辣,竹雨盈心里这么想,嘴上却答应的很快“不用你请我,咱们两个AA,这次请客是为了感谢班长,男女平等好吗?”

    “好”元峥把麻婆豆腐拌在米饭里,盯着竹雨盈,毫不避讳。

    竹雨盈被看的有些不自在,起身去结账。

    老板“给你打个八折,之后你有什么同学想吃饭也能来我这只要是学生我都打八折”

    竹雨盈“好啊,老板,您这儿东西这么实惠,他们也肯定喜欢”

    回到座位上就发现盘子已经空的差不多,元峥坐在一边喝着凉茶,碗里的大米也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