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乱世枭雄 第一百零四章:密云镇(一)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一行人在月光下奔跑,冷如铁在路上和聆敬阳说起密云镇,密云镇一开始是由蓟镇分出来,但已过去多年,最近一次是在孝宗年间分出来,因为和蓟镇距离近,这些年和蓟镇是分分合合,到了本朝,再次并入蓟镇。

    聆敬阳也是好奇,这密云镇和蓟镇分分合合,驻军哪里还有心思抵御外敌,不都一门心思往上攀爬?

    两人骑在马上,为了节省体力,都不再说话,全军都保持沉默,夜行三十公里,天亮以后,聆敬阳问冷如铁到密云镇还有多远,冷如铁看了看附近路标,回答聆敬阳还有一百公里。

    竟然还有一百公里,聆敬阳听后,果断下令一半骑兵就地转为步军,在此地等候大部队,他们的战马给另一半骑兵,做到一人两骑。

    冷如铁在一旁连连点头,一百公里距离,对于骑兵而言,并没有多远,但必须要有充足战马,做到每个骑兵一人两骑,或者是三骑,这样全骑兵队伍,不带辎重和粮草,可日夜突袭六十到一百公里,这已经是极限距离,不停更换战马,骑兵也吃不消,聆敬阳让一半骑兵留下来,确实是考虑的面面俱到,

    聆敬阳领着一半骑兵吃着干粮,休息片刻以后,继续往密云镇方向驰行,二十多人在第三天中午终于抵达密云镇。

    抵达密云镇,聆敬阳没有急于进入密云镇,而是带着部下在密云镇军营外养精蓄锐,冷如铁休息一会后,请求进入密云镇,聆敬阳和他说道:“冷如铁,再等会,密云镇军营里面是啥情况,我们都不知道,贸然进去,要是里面都是清兵,岂不是送人头吗?

    被拒绝后,冷如铁趴在城外看着密云镇军营,城门口没有一个士兵,他也有迷糊,唐总兵虽然带走密云镇主力部队,但也不可能全部带走啊,为什么军营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呢?

    聆敬阳一边喘气,一边看着军营,这时,从军营一侧突然冲出来一百多人,这些人都是清兵打扮,脑后留着小辫子,他们护送一个看起来是文官模样的人,往密云镇军营走去。

    冷如铁赶紧说道:“大人,是清军的狗官?”

    聆敬阳摸着下巴,有点意思,这清军速度是真快啊,他们可是一路狂奔,勉强赶到密云镇,这清军比他们还要快啊,就开始往密云镇任命官员。

    清军进入密云镇军营,不就代表清军替代密云明军成为密云镇守军吗?冷如铁问聆敬阳要不要杀进去,聆敬阳二话不说,拔出腰刀,和将士们说道:“杀,干掉清军官员,将密云镇夺回来。”

    此时,在密云镇军营,仍然有一千多明军士兵,这些士兵大多是老幼病残,由明军千总黄道忠统领,黄道忠心里明镜似的,这一千多将士,拉出去还打不过半个清军牛录,也是因为这些杂牌兵战斗力弱,所以才留下驻守密云镇军营。

    虽然留守军营,可留守将士非常关注大顺军和关宁军战局,听说关宁军引清军入关击败大顺军,密云镇守军锣鼓喧天,很多人从内心认为吴三桂引清军入关,是在给崇祯报仇。

    但也有少部分将士担任吴三桂是引狼入室,清军在关外多年,好不容易主力入关,还占领山海关,岂会在撤回去。

    总兵黄道忠属于后者,在昨天晚上,就有清军骑兵在军营外喊话,大顺军败退,已撤退到保定府,大清信任密云镇总兵明日上任,请密云镇诸位将士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黄道忠在军营里听得清清楚楚,看来大顺军真的被击败,军营炸开锅,虽然很多人高兴大顺军被击败,算是出一口恶气,可这清军新任命密云镇总兵是咋回事,这不就是大清替代大明和大顺,成为密云镇的统治者吗?

    之前很多想反击大顺军的明军将士,纷纷打退堂鼓,他们作为大明边兵,一直和清军战斗,此刻突然听到清军即将成为华夏大地统治者,心里都很不是滋味,虽然如此,但还是有一大半将士,愿意在明天效忠清军新任命的密云镇总兵。

    黄道忠在唐通投降大顺军以后,也跟着一起投降,但他从内心上来说,并不认同大顺,但是相比较大清,他还是倾向于大顺,

    为了让部下团结一致,他在昨天半夜召集麾下五个把总,坐在一起认真讨论是投降清军,还是死守军营,又或是就地解散,回家做一个与世无争的小老百姓。

    虽然密云镇战兵被带走,但是密云镇还有大量民户,军户,匠户等两千余人,这些人都在密云镇附近屯子居住,不想跟着清军干的,可以回到屯子,跟着清军干的,就要继续当兵吃饷,为清军攻城略地。

    众人商议一个晚上,有三个把总愿意投降清军,一个请求回家,只有一个把总想跟着大顺军走,黄道忠没有发表意见。

    众人意见不一致,争论一个晚上,天亮以后,想跟着大顺军走的把总回到军营,聚集不愿意投降清军的士兵,据守军营西侧。

    愿意投降清军的把总召集数百人,准备强攻西侧军营,剩下一个把总啥都不说,把铠甲和武器扔在地上,带着数十个不愿意继续当兵的士兵,一溜烟跑到附近屯子落脚。

    天亮以后,他领着二十多个亲兵,在烽火台上观望,莫非清军今天真的要派兵进入密云镇,将密云镇将士剃发易服,从明人武装力量变成清军马前卒?

    有一个亲兵眼尖,看见一百多清兵护送一个官员往军营走来,连忙和他说道:“千总,清军来了。”

    黄道忠顺着看过去,果然,一百多清兵护送一个文绉绉的官员,往军营这里而来,在队伍前面,还有两个清军士兵使劲锤击军鼓,告诉军营里面的明军将士,大清军队已到,还不开门归降?

    黄道忠仰天长叹,大明死了,大顺也死了,莫非大清才是真正的真命天子?

    军营里面投降派开始欢呼,唯有一个把总带领三百多士兵,死守军营,就算是全部战死,也不给清军做狗。

    清军距离城门口还有五十步距离,突然一对彪军从军营东侧杀出,这支彪军打扮很是怪异,有明军军服,也有大顺军军装,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清一色骑兵,虽然人数不多,却胜在气势。

    清军只有数个骑兵,大多都是步军,看着飞奔而来的大顺军骑兵,连忙保护官员,还没有来得及组织起更严密的防线,就被聆敬阳带领地骑兵一举冲溃,

    聆敬阳的骑射仍旧不精湛,骑砍更是狗屁不通,在冲到一半的时候,他勒住马绳,骑在马上用弓箭射杀清军,他定下来射术非常高明,一箭一个清兵,看得黄道忠一愣一愣的。

    黄道忠也擅长射术,还非常擅长移动靶,今天也是第一次看到聆敬阳这种猥琐的射术,去非常实用,一箭一个,射的清兵滚哭狼嚎。

    军营内明军听到外面的喊杀声,纷纷爆出武器,杀成一团,军营里打的血流而成和,军营外战斗接近尾声。

    这一百多清兵不久前还是永平府的军户,大顺军战败以后,集体投降清军,其中精锐军户成为清军南下先锋,剩下战斗力一般的军户,则成为清军在地方上驻守的部队。

    他们剃发不久,身上也没有八旗兵那种狠劲,也没有明军精锐之师的战力,就是护送清军任命的地方官员去地方上上任。

    这个被任命为密云镇总兵的官员,是明廷在玉田县县丞,大顺军逼近京城,领着这一群兵丁投降大顺军,清军击败大顺军以后,又反叛大顺军,成为清军的狗腿子。

    多尔衮非常重视这些明廷明廷官员来投,他麾下洪承畴能力一流,但只有一个洪承畴远远不够,他需要更多明人官员来帮助大清巩固地方上统治,于是将此人提拔为密云镇总兵。

    虽然被任命为密云镇总兵,他却不着戎服,而是穿着大明正五品同知官袍,又留着小辫子,格外的不伦不类,看见护送他的亲兵,被一群大顺军骑兵杀得跪地求饶,大多数清兵扔掉武器跪在地上投降,他连忙脱下衣服往后面跑去。

    聆敬阳用弓箭瞄准此人,一箭射过去,本以为可以一击毙命,却被一个清兵从他后面跑过,箭镞射中清兵胸膛,没能够射杀此人,聆敬阳再一次提起弓箭,却惊讶发现清军官员不见踪影。

    再一次看去,清军官员被人用弓箭射中额头,倒在地上成为一具尸体,聆敬阳连忙往城墙上看去,一员明将在烽火台上用弓箭瞄准还在反抗的清兵,和聆敬阳不同,这个明将射杀的都是移动活靶子,一连射杀数人。

    他很羡慕此人有这等蛇蛇,他也跟着一起射杀清兵,清兵被石营骑兵冲杀数十人后,剩下人不是投降,就是跑得没影。

    聆敬阳让王洪割掉清军官员人头,然后一字排开,向着军营里面高声喊道:“我乃大顺军右营都尉聆敬阳,清贼官员也枭首,尔等还不速速归降?”

    军营内战斗异常激烈,叛军人数多,又有清军在营外肋骨,砍得不愿意投降的将士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消灭不愿意投降的明军,却猛地听到军营外面传来清军官员已死,在烽火台上的黄道忠,也命令亲兵擂鼓,下令全军在校场集结,还在厮杀中的将士不明就里,都不知道军营外面究竟发生什么?

    黄道忠大吼一声,清兵已被斩杀,大顺军就在营外,叛军顿时惊慌失措,黄道忠是他们千总,也是密云镇最高将领,他的话就代表军令,一部分叛军士兵从军营后门溃散,还有叛军士兵鱼死网破,竟然用弓箭射向烽火台,想射死黄道忠,割掉他的首级投降清军。

    好在黄忠亲兵用盾牌挡住叛军进攻。叛军乱成一锅粥,忠于黄道忠的部队信心倍增,再一次举起大刀,杀向叛军,聆敬阳听着军营里面喊杀声,没有贸然冲进去,而是静静地等待军营里纷争结束。

    因为黄道忠旗帜鲜明态度,军营外清军又被消灭,叛军很快就作鸟兽散,聆敬阳让王洪提着清军官员脑袋,扔在军营门口,不一会儿,黄道忠带着数百明军将士,打开城门,迎接聆敬阳进城。

    黄道忠为了不让聆敬阳以为城内有埋伏,亲自来到聆敬阳面前,恭敬说道:“末将乃密云镇千总黄道忠,不知都尉前来,有失远迎。”

    见聆敬阳不为所动,他又说道:“末将已打扫干净屋子,请都尉入城为弟兄们训话。”

    聆敬阳看着黄道忠,一副中年人面孔,说道:“黄千总,本都尉听到城内有兵将厮杀,是有叛军欲降清军?”

    黄道忠点点头,回答聆敬阳,军营内确实有部分叛军想投降清军,好在都尉及时赶来,消灭军营外清兵,这才让城内叛军惊慌失措,现叛军已被击溃。

    城内一片安静,看不出来有伏兵,聆敬阳和黄道忠说起,明天傍晚有一只大顺军部队,将会抵达密云镇,他来密云镇是为为大部队打头阵,黄道忠听说还有大部队要来密云镇,内心一阵喜悦,连忙表示密云镇虽然荒废,却还是可以抵挡清军进攻,带聆都尉领诸位将士死守密云镇。

    聆敬阳是都尉,级别上比黄道忠高,黄道忠表忠心,他当仁不让接过密云镇军事指挥权,但是聆敬阳可不想死守密云镇这一块飞地,下令全军在城外集结,黄道忠领着一个把总,还有两百多士兵,稀稀拉拉在城外集合。

    数百士兵,一个个面黄肌瘦,一看就是营养不良,怪不得留守密云镇,聆敬阳和所有明军将士自我介绍,他是大顺军右营石营都尉,奉命北上山西,路过密云镇,想要跟着一起去山西的将士,可以一起走,不愿意去山西的,可以留下来,但是留下来的将士,很有可能被清军报复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