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冷菲的‘血红’之照。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冷菲立马看向声音的来源,只见叶诗曼身披一件黑色羽绒服,长发飘飘身后还跟着三个一脸痞相的老外。

    冷菲不懂,可事实却就摆在眼前,于是她开口问道,

    “你,你为何要绑架我?”

    毫无血色的小脸和干枯的双唇让冷菲看起来十分憔悴。

    叶诗曼一副怜花惜玉的模样来到冷菲身前,用手抬起她的下巴,眼里闪过一抹寒光道

    “绑架你,是因为你的姐姐,万姒!要恨你就去恨她~”

    冷菲一怔,她不懂这个叶诗曼在说些什么,一把将自己的头转到一边,眼神中充满不屑道,

    “你,就别在这里挑拨离间了,我和万姒可没像你和叶诗婷那样,惺惺作态让人恶心,呸!”

    说着,冷菲一口痰吐在了地上,身后的那两个外国佬刚要骂骂咧咧的收拾她,就被叶诗曼拦了下来,只听她用英文说道,

    “先留她一命,等见到万姒再说。”

    毕竟这个冷菲已经身受重伤,如果再被这些个大老粗来几拳的话,估计是活不成了,到那时万姒也许会暴走,而没了把柄的他们也只能四处逃窜。

    冷菲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上的伤口因为刚刚的剧烈动作像是被撕扯般的疼痛,现如今,她不仅痛的头晕,也觉得一阵恶心。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肚子还疼的厉害,下坠般的痛苦…

    冷菲心想,难不成自己这是来姨妈了?

    叶诗曼站起身挥了挥手,身后那两个要收拾她的外国佬脖子上分别挂着一台数码相机,那一刻,冷菲看到后冷笑一声,

    “我就知道,你,你们会使用这种把戏。”

    “哟~”叶诗曼双手交叉于胸前,傲慢的笑道“你一个脑子受了伤的人,还知道这些呐?我真是佩服啊,受了这么重的伤,疼的汗流浃背的居然还不晕过去,看来你这个人的童年一定很精彩吧!”

    童年…

    一提到这两个词,冷菲就会想起早逝的父母,和之后去世的爷爷奶奶,一想到他们,冷菲的心就像是头上的伤口一样,撕心裂肺已经形容不了了。

    她强忍着痛苦抬起头,可以看到,这个动作就已经让她十分吃力,可冷菲那眼中,依旧有着让人佩服的坚韧,以及冷血。

    她很讨厌别人来嘲弄她的童年,那是她这辈子都挥之不去的痛,而此时此刻,自己又被无故绑架,心中之气未消,自然是对叶诗曼恨到了骨子里!

    “哟,小妞,你只要乖乖的配合我们,你是不会感受到任何痛苦的。”

    叶诗曼的男朋友走上前,吊儿郎当的说道。

    冷菲看着面前这个长的还算人模人样的老外,冷笑道“你想…让我怎么配合你?”

    “哟!”

    “哟!!”

    后面两个拿着摄像机的老外起哄着,可一旁的叶诗曼却神色复杂眼瞅着这一幕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霍斯起身说道“好了!我对一个人质可不感兴趣,来吧,把这个小美女的花容月貌给拍下来吧~”

    说完,男人玩昧似的转过身来到叶诗曼身边,一把将她搂紧怀中,和女人一起欣赏着这拍照时刻。

    其实他们也没叫冷菲做什么,就是给她拍两张照片,录了段视频罢了,至于其它过分的事…没有。

    都说不好色的土匪能成大事,他们也算是能惹大事的一群土匪了。

    终于他们拍完,霍斯搂着叶诗曼几有说有笑的离去了。

    四周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刚刚硬撑的冷菲这一刻彻底倒在了地上,自己醒来后手脚被捆住,现在的她连给自己擦拭眼泪都做不到,只能瘫倒在地。

    ‘万姒…柯翰…沈裴瑞…凌嫣…我好想你们。’

    女人侧着身子倒在地上,泪水宛如洪流止也止不住。

    许是心有灵犀,万姒和柯翰几人虽然不在一处,心里却莫名其妙的难受了起来,尤其是正安抚着老妈的万姒,心不由得刺痛,让她忍不住弯下腰。

    沈裴瑞坐在一边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劲,其次便是老妈,女人一惊连忙问道,

    “姒姒,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现在已经是午夜的十一点多,亲戚们安慰一番便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客房在二楼老宅又翻了新安装了电梯,所以隔音效果很好。

    老妈这么一惊一乍也没有影响到任何一个人。

    “姒姒,你没事吧?”

    沈裴瑞赶忙来到万姒身边惶恐不安的说道。

    万姒摆了摆手,只觉得头晕目眩心脏还有些痛,可为了不让他们担心,她开口解释道,

    “可能是这一天没得消停,晚上熬夜有些撑不住了,妈,你别难过了去休息吧,爸他们正往家里赶呢。”

    老爸他们去别的地方钓鱼去了,说元宵那天再回来,这不一听到冷菲出了事,怕是连鱼竿子都不要了,快马加鞭赶回来呢。

    老妈惆怅的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心想自己哪有心休息啊,这心里就像有根羽毛一样,弄得她心神不宁。

    “你们去休息吧,我在这里休息,懒的上楼了。”

    万姒难受的紧,不多加思考随便应了一句便被沈裴瑞搀扶到电梯中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

    老妈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屋内的水晶灯十分明亮,也许在这人心最黑暗的时候,只有这灯的光芒能让人减少一丝孤寂凄凉之情。

    万姒躺在床上,昏暗的屋内沈裴瑞只开了一盏床头灯,怕影响万姒休息。

    可过了很久,万姒还是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只是头没有刚刚那般晕,心也不再如针扎似的痛。

    “睡不着吗?”

    沈裴瑞将女人搂紧怀着中,贴心的问道。

    “唉…”

    万姒叹了口气,眼泪也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滑到了枕头上,顿时便浸湿一片。

    沈裴瑞微微抬起身子,看着女人的后背说出了心中所想,

    “姒姒,你不要怨我不去救冷菲,只是我认为,与其盲目的寻找,不如先按兵不动看看那些绑架冷菲的人到底要干嘛。”

    “那如果他们只是单纯的想冷菲死呢?”

    万姒转过头眼神略显冰冷的问道。

    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些怨沈裴瑞没有去救冷菲的,人的心百变莫测,指不定歹徒一个改变主意就把冷菲给…

    想到这儿,万姒的心更难受了起来,她不想坐以待毙哭哭啼啼的了!

    只见她起身下床穿鞋准备去调查这件事,尽快将冷菲解救出来,可谁知却被沈裴瑞那宽阔有力的手掌给拽了回来!

    万姒有些生气,怒斥着问他干嘛,难道自己要见死不救吗?

    可以看出,万姒现在是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姒姒,如果歹徒真的要杀冷菲,那么在车祸现场是一定会看到冷菲的尸体的!可想他们并不是想要杀死冷菲,而是想要利用他来勒索和冷菲最亲近的我们!!”

    怀里挣扎的女人在这一刻突然安静了下来,万姒思考着沈裴瑞说的话,得出了一个问题,

    “也就是说,歹徒一会儿会给咱们打电话?”

    女人脸上满是泪痕,在台灯的照亮下显得万姒十分憔悴,沈裴瑞强忍着心疼解释道,

    “不是咱们,便是柯翰,和冷菲交好的据我所知并没有几人。”

    冷菲独来独往的惯了,从大学开始就万姒和沈裴瑞这两个好朋友,后来认识的也有可基本上没什么交流。

    这也是有一次他们在一起聊天,冷菲和他们说的。

    可以看到,万姒接受了这个理由情理之中的蔫了下去,沈裴瑞看着沮丧颓废的女人心中沉痛不已,一把将她搂紧怀中轻声安抚道,

    “姒姒,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而叶诗曼这边,几人坐在废弃工厂地下室里的一个还算干净的杂物间中,这里有他们来之前特意准备好的沙发和暖炉,还有食物等等。

    为了不被发现,就连拍下来的摄像机里的内容,以及用来联系的手机号,都是叶诗曼命人转发给他们安排好在其他地方的人,最后发给万姒。

    而拥有那部手机的人必须要在发完视频之后将手机卡和手机当场销毁,并且要不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叮!’

    万姒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让相拥在一起入眠的二人吓了一跳!

    而魏家,秦萧也有了消息,第一时间将托人调查好的资料交给了魏瑀宸,男人看后眉头紧锁,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厌烦之情。

    相同的,万姒闻声心中一紧飞速拿起手机一看,女人双眸圆睁,不可思议的差点惊掉了她的下巴!!

    就连身后的沈裴瑞也大惊失色,因为,那一张张照片中,皆是冷菲那一副将死的模样!!

    毫无血色的小脸上满是伤口,额头上最严重,即便是用纱布包裹上可献血还是源源不断的溢出!

    照片里女人的双眼被献血浸染的通红,侧过脸死活不肯看摄像头,这照片有远有近,冷菲跪在地上可以十分清晰的看到,

    女人白色的裤子上有了一大片血痕!!

    万姒扔下手机捂着脸崩溃大哭,沈裴瑞的脸色也阴沉到了极点,可他毕竟是男人,在这种时刻还是显得比较理智许多。

    沈裴瑞第一时间将发给他们这些照片的手机号给丁杰发了过去,那边秒回了一个‘OK’的手势。

    半分钟过去,丁杰的电话便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