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棋 第64章 闯私宅强索名单,入厢房轻探裴郎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街道拐角处,赵德勋探出头来,轻唤一声:“殿下。”

    身后的元哲抬手用汗帕捂住下半张脸,迈步而出,朝街尾瞥去。

    见一粗野汉子,怀中抱着三四岁的奶娃娃,敲了敲门。

    妇人开门而出,急哄哄将孩子抱了过来。

    待那汉子远远走开,元哲跨步上前,赵德勋紧随其后。

    眼看那妇人要关门,元哲快走几步。

    “啪”一声,元哲大手拍在那破烂不堪的门上,吓了妇人一跳。

    “你们,你们是谁啊?”

    妇人脸上挂着泪痕,见两个魁梧汉子进院,不自觉抱紧了怀中的孩子。

    元哲并未说话,径直进了屋。

    赵德勋薅住妇人的后脖领,将她拖进屋内。

    极简的装饰,方桌擦得干干净净,上面摆着的饭菜却馊了。

    元哲皱了皱眉,抄起旁边孩子的衣服,盖了上去。

    “可认识张大壮?”

    那妇人一抖,脸上透着惊恐,拨浪鼓似的摇头:“不,不认识。”

    “不认识?那你男人为何自戕?”

    妇人紧紧抱着孩子,缄默不言。

    “只要你写份名单,我便放了你。”

    “什...什么名单?”

    元哲从怀中掏出张纸,放到桌上:“那日参与斗殴的人。”

    妇人一惊,后撤两步,险些摔倒。

    赵德勋站在在她身后,轻推一把,才勉强站住脚。

    “大人,”妇人跪了下来,泪眼婆娑:“请大人饶了我们孤儿寡母吧!”

    元哲微微探身,笑得阴冷异常:“那看来,你是不想写。”

    赵德勋上前,一手箍住奶娃娃,一手掰开妇人的手,硬生将孩子夺了出来!

    “不!不!”那妇人嘶吼,吓得孩子哇哇直哭。

    “大人!大人,求您放了他!”妇人双手握住赵德勋的脚,不停地磕头。

    赵德勋有些慌乱,看向元哲。

    元哲亦心有不忍,可戏总要做足了,才能拿到想要的东西!

    “咳。”元哲猛咳一声,恢复了冷峻神情:“拿名单,换你儿子的命。”

    “什么名单呀,我真的不知道啊大老爷!”

    元哲朝赵德勋看了一眼,赵德勋深吸口气,抱着孩子朝外走去。

    “娘——娘——”

    那孩子哭着朝母亲伸出了手。

    妇人登时发了疯,起身冲了出去,想从赵德勋手中夺回孩子。

    赵德勋拽着孩子胸前衣衫,用力提起!

    元哲被唬了一跳,生怕那孩子摔下来,忙跟到院外,紧紧盯着。

    妇人踮起脚尖,却依旧够不到赵德勋的脸,照着赵德勋的胸膛猛捶了几下,随后仰起头,眼中透着绝望,缓缓跪了下来:“大人,我说,我说...求您,求您别伤了我的孩子...”

    赵德勋稍稍侧眼,再次看向元哲。

    元哲背过手,点了点头。

    孩子稳稳落入赵德勋怀中,哇哇哭个不停。

    几人再次回了屋。

    妇人站在桌前,看着桌上的白纸,抠了抠手:“大人,我大字不识,能不能您来记?”

    元哲坐了下来,低头抬手:“笔。”

    “家里,没有。”

    元哲抬头,见妇人不似说谎,又环顾一周,的确不见笔墨纸砚。

    “殿下,我来吧。”

    赵德勋将孩子放下。

    妇人见状,箭步冲了过去,将孩子抱在怀中,瑟瑟发抖。

    赵德勋拇指推开剑柄,食指在剑刃上轻轻一划,冒出许多鲜血。

    弯下腰,手指放到纸上:“说罢。”

    “张开,在村东,门前有棵大槐树。”

    “赵五,在村北,两个矮土墙,中间夹着个高房,便是他家。”

    见妇人不再说话,赵德勋起身,看向她。

    “大人,其他的,是别的村子里的,我一个妇人,实在不清楚了。”

    元哲抄起纸张,淡淡说了句:“可以了。”

    二人大跨步出了院子。

    周护带着杨盛跑到村口,四下张望。

    正遇上元哲和赵德勋出来。

    “殿下!”周护和杨盛跑了过去。

    “照您的吩咐,把杨盛带来了。”

    元哲看着杨盛,严肃道:“当日参与斗殴的人,可都认得?”

    杨盛搔了搔头:“不是一个郡的,不认识。”

    “相貌大抵可还记得?”

    “那是记得的!”杨盛用力点了点头,恶狠狠道:“跟他们打了两次,每个人都记得清清楚楚!”

    “好,走吧。”

    走到村东,望见那棵大槐树。

    男子扛着锄头,跟旁边的人说说笑笑,随后摆了摆手,进了院子。

    杨盛指着那男人,低声道:“大人!有他!”

    随后又去到村北,找到那矮土墙夹着的高房人家,一男子正在院中吃面,几只老母鸡围着他,争相啄着掉到地上的面条。

    杨盛亦指认,这是当日参与斗殴之人。

    “嗯,回去吧。”

    周护有些惊讶:“就这么回去了?”

    元哲抬眼看了看周护,没有说话。

    赵德勋拍了拍周护的肩膀:“你们先回。”

    “那,臣先回去了。”周护朝元哲浅鞠一躬,拽着杨盛往回走。

    日落西山,青天白云慢慢暗了下来。

    “娘子,收拾好了没有!”

    赵五从茅厕跑出来,急匆匆提上裤子,朝屋里跑去。

    屋内燃着一盏油灯,昏暗不堪。

    小娘子才将碗筷收拾好,正弯腰擦着方桌。

    忽然,一双糙手环住自己的腰。

    “你喊什么,生怕左邻右舍听不见!”那小娘子嗔怪一声。

    “娘子,”那手动了起来,朝上摸索着:“我等不及了,快,快给我吧!”

    小娘子被他摸得心烦意乱,登时没了收拾屋子的心情,身子软了下来,任由夫君摆弄。

    赵五猴急起来,脱下外衫,拖着小娘子到炕上。

    “嘭!”

    一声巨响,将二人吓得不轻。

    那木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门闩断成两截,掉在地上。

    “哪个小王八崽子!”赵五敞胸露怀,将脚胡乱塞进布鞋中,走了过来。

    两个蒙面黑衣人站在院中。

    一个负手而立,一个持剑抱臂。

    “你...你们!”

    赵五抬手指向元哲,赵德勋直接冲上去,大手锁喉,掐着赵五往屋里走。

    床上的小娘子见此阵仗,吓得往炕里一缩。

    元哲进屋,瞥见墙角的小娘子,外衫敞开一个大口,里面红色肚兜露出一角来。

    忙转过头去,拿过赵德勋手中的剑,从炕上挑起赵五的衣衫,扔到小娘子头上。

    眼见赵五开始翻白眼,赵德勋才松开手。

    “咳咳...呕...”

    赵五眼泛泪花,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元哲上前一步,吓得他双腿一软,跪了下来:“好汉,好汉,您这是求财求色啊?”

    “求财的话,”赵五打开衣柜,从里面翻出个小盒子:“这里面,是我的积蓄,您留我条命。求色的话,”

    赵五指着炕上的小娘子:“我家娘子还算有几分姿色,若不嫌弃,便,便让她伺候罢!”

    那小娘子一听,气得火冒三丈,撤下头上的衣衫骂道:“赵五!你个杂碎!孬种!烂根的货!”

    元哲冷哼一声,将赵五手中的盒子抄了过来,里面是灿灿金银。

    “哟,积蓄不少。”

    环顾四周,虽简朴,却远比之前的人家好出许多。

    “我且问你,”元哲将盒子置于桌上,轻轻敲打着:“参与斗殴的,多少人?”

    赵五悄抬眼,见来人气质不凡,见财不动心、遇色不动情,心下猜出个七八分。

    他谄媚笑了起来:“好汉,您说的是什么啊?”

    赵德勋抬脚照着脸踹了下去!

    赵五被踹翻在地,门牙掉了两颗。

    元哲看着赵五,眸中闪出寒光:“再多一句废话,要你命。”

    说罢,赵德勋拔剑凑了上来。

    “别别别!”赵五捂住自己的嘴,血顺着掌纹滴答到地上。

    “斗殴的大概三十几个,这两天,死了俩。”

    元哲同赵德勋对视一眼,站起身来。

    “明日过堂重审张大壮的案,带着你们一众兄弟过来。”

    “好汉,您行侠仗义!可,可大家都是平头百姓,谁会听我的呢?”

    元哲顿了顿,弯腰盯着赵五:“若不来,便和你小娘子,一起去陪张大壮吧。”

    “好...好汉!”

    赵五朝着元哲和赵德勋的背影喊了两声,不见二人回头。

    当夜,凉风灌入屋中,呜呜咽咽的声音传了出来。

    小娘子坐在角落一边埋怨一边抽泣。

    赵五则蹲在炕边,不停叹气。

    “殿下,明天赵五不来可怎么办?”

    元哲住了脚,月光将身影拉长。

    一只黑狗正趴在地上,忽然矮墙上冒出黑影,登时站起,朝着墙外的元哲和赵德勋狂吠。

    周围几家的狗,亦跟着叫了起来。

    此起彼伏。

    “走吧。”

    赵德勋点了点头。

    “还不休息?”

    晏楚荣收起药碗,看顾七趴在床上,认真翻看着手上的治水论。

    “白日睡多了,现在反而精神许多。”顾七眼睛落在治水论上,手朝着床边矮凳伸去。

    摸到碟子中的蜜饯,抓了一颗塞进嘴里。

    晏楚荣坐在桌前,单手托腮看着顾七。

    忽听到敲门声,顾七一惊,忙将治水论收入怀中,顺势将脸贴到枕上装睡。

    “晏大夫。”

    屋内烛火亮着,想来还没睡。

    元哲站在门外,看着晏楚荣微微一笑。

    晏楚荣朝元哲浅鞠一躬:“殿下。”

    “本王来看看...”

    “裴大人吃了药刚睡下。”

    元哲面露尴尬,却实在按捺不住,还是抬脚跨了进来:“没事,我就看一眼。”

    放轻脚步凑到床前,垂头看着床上睡着的顾七。

    口中的蜜饯核还未吐出,半张脸鼓出一小块。

    他眉眼含笑,伸手捏了捏顾七的脸。

    好凉!顾七一激灵,登时睁开了眼。

    迎上元哲的目光后,不好意思地将被子拉起,只露出眼睛,笑得眉眼弯弯。

    元哲脸微微发红,顿觉口干。

    他咽了咽口水,道了声:“休息吧。”

    晏楚荣待他离开,将门掩上,喃道:“莫名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