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五章 熟读三国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秋临动看着那封信,微松了口气:“大哥,那只穿山甲在信里没说一定要你一个人去,咱们大家一起。”

    李世游、萧嘉苗也是连连点头,元泰宗的一名少女灵修则说道:“陈道友可以稍等几天,我们宗主已经知道米华君被掳之事,正在跟五大宗门的前辈高修们商议,请他们主持营救。”

    听到这话,秋临动、李世游、萧嘉苗等人对视了一眼,表情有些犹豫,但都没说话。

    陈阔却是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对元泰宗的少女灵修说道:“黄真人要是能请动几位‘真君’来相助,那自是把握大增。但现在我听到的消息是,诸多宗门高修在东北那边,还没有锁定那大妖的踪迹,恐怕短时间内未必能有空闲回来处理这边的事情?若是拖延日久,恐怕米华君……”

    陈阔知道,现在几大宗门的高修,特别是“真君级高修”,大都是在西南方向,在和东南亚那些试图入境的大巫士对峙,要展现华夏宗门的威慑。

    而在东北方向,针对那只大妖的追踪围捕,并不需要投入太多高修资源。

    毕竟一只大妖而已,又不是妖王,就算再多几只,几个“真人”或是一位“真君”对付起来完全绰绰有余了,困难的地方只是在找到妖的位置。

    以元泰宗宗主的人脉,请动一位或几位高修来帮忙救米华君,似乎不是太难。

    但问题在于,西南和东北两边其实算是关联在一起的一件事,只有把那件“堂塔罗伽”的法宝找到,才能够有平息东南亚诸宗门巫士怨气、阻止他们自己入境寻宝的条件。

    否则的话真要直接凭实力强压,一旦造成死伤,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让背后煽动之人奸计得逞,把原本平稳的东南亚周边灵修局势搞乱。

    所以现在别看西南那边面对的压力较大,但实际上决定事情解决速度的还是东北方向。

    这种情况下,陈阔和秋临动等人都明白,元泰宗宗主要马上拉来大队的高修,甚至拉来“真君”的可能性其实不大。

    而只是一两位“真人”同来的话,真未必能起到太大的作用,毕竟他们这边其实和东北的情况一样,并不是两边拉开阵势比硬实力。

    不能够靠“真君级高修”以强势神通快速定位翟弘阳位置,用碾压性的实力解救出米华君的话,一旦让翟弘阳及其背后的妖王觉得失去了下手的窗口期,那米华君就很危险了。

    陈阔这话一说,元泰宗那边的几名灵修对视了一下,也是明白他的意思,都是叹气沉默了下来。

    “阿阔前辈!你来了,那我就继续定踪第二步吧!”

    相比起其他人的凝重表情,唯之却表现得兴奋得多。

    他这段时间自认为积累了不少经验,学习了不少套路和绝招,就等着找机会用。

    “咱们先进去说。”陈阔说着,提着那只大乌鸦向院内走去。

    “道长饶命!大爷饶命!大仙饶命!仙师饶命!我愿归降!我是好人!是好妖!是好鸦!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末将‘荧霜雪’,愿为陈阔仙长效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往里走,陈阔手里的乌鸦妖就开始说个不停,似乎担心一进去,它就会被拔毛烹煮一般——主要是刚刚路上,干饭妞在车里就已经不停地问陈阔“这只鸟能不能吃”,把它给吓到了。

    陈阔哭笑不得:“你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末将……你是看过三国演义么?”

    “看过看过,小人还看过水浒传、西游记、西厢记!只要主公有需要,卑职什么都能看,都能学!”乌鸦连连嚎叫。

    李世游觉得好笑,说道:“你这么怕死,怎么还帮那穿山甲送信?你是它徒弟吗?”

    乌鸦连忙道:“不是不是!小妖不是,小妖原是九阴山一小鸦,整日嬉笑山林,做个快乐的小益鸟!得天眷顾,小妖开了灵智,有了灵感,有幸得为一山中老善人教化,学了人族语言,知礼义廉耻,一心向善,一心修炼,一心看书。哪想有一日,厚土大……厚土老贼路过九阴山,硬要小妖为它效力,小妖身孤力弱,不敢抗拒,更重要是的是怕它伤了老善人,故而只能屈从……但小妖身在曹营心在汉!一心向往人族大道啊!”

    “这乌鸦三国演义看来是真没少看。”那元泰宗的少女灵修小声嘀咕道,“不过妖物说话,十句里九句假,陈道友可别被骗了。”

    朱璃笑道:“就凭它还骗不着我老板,再修炼个两千年怕是才有可能。”

    “两位仙子莫要冤枉小妖啊!小妖的心剖开来也是赤红的啊!真真的啊!”乌鸦嗷嗷叫道。

    陈阔忍不住把乌鸦提起来看了眼:“不会真是黑色的鹦鹉吧……”

    “主公觉得小妖是鹦鹉,小妖就是鹦鹉!主公认为小妖是鸽子,小妖便是鸽子!小妖唯主公马首是瞻,坚决贯彻主公意志!”

    “炖了吧,太吵了。”朱璃说道。

    “啊!——”乌鸦哭嚎。

    陈阔也脑壳疼,抬手把它嘴捏住,然后问道:“既然你说你要洗心革面,要改换门庭,那我问你,那只穿山甲在什么地方让你送信,除了信上这些外,还跟你交代了些什么,一五一十地交代出来。若是交代的内容有用,说不定就能救你自己的命。”

    他自然知道妖的话不能信,这乌鸦之前在山下用来匿形藏踪的手段和赫逵运几乎一样,翅膀上也有一个隐约的印记,这一套必然不是它自己参悟出来的,它和大妖翟弘阳之间肯定不是简单的被胁迫干活的关系。

    但从它的灵气构成情况来看,灰中带些青绿色,也确实是没有造太多杀孽,没有杀过人的表现,不像之前那只大耗子,身上的灵气都带着股凶煞的味道。

    “厚土老贼来山上抓米华君时,就带着小妖。当时它就把那封打印的信交给小妖了,让小妖守在山下,时时观察来往之人,只要看到陈阔道长,就是往元泰宗投放那封信,投完就跑……”乌鸦倒是没有一点犹豫,马上将它来到这边的整个过程,翟弘阳对它的交代都吐露出来。

    “你怎么认得我大哥?”李世游问道。

    “厚土老贼给小妖看过陈仙长的照片,而且……而且小妖有个特长,能在很远的距离分辨某人是否是灵修,是否是妖,只要确定有灵修上山,小妖就会靠近观察……不过这次小妖还没来得及分辨,就先被陈仙长看破行踪,陈仙长果然神机妙算、火眼金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