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第十八章副作用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周识不想教给对方,他心里十分的清楚,哪怕是教给了对方,也没有用,主要是力量作为支撑。

    不管如何,宋康安对周识更是敬佩了起来,不愧是周哥,果然是无人能敌。

    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总之这件事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周哥,你太厉害了,以后要罩着我啊。”宋康安一个劲的跟在周识后面说道。

    周识无语地道:“我这是保身,又不是其他的,你不要去想太多。”

    宋康安尴尬的饶了饶头,对方这么说,他也没有别的办法。

    “行了,你帮我跟唐总请个假吧。”

    周识看了一下时间,是时候要跟孙含容见面了。

    毕竟他还是要守时的。

    “那个,要不你去请吧,我不太敢。”

    宋康安却是退缩了起来,对于唐婉儿,他几乎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神,除了暗恋之外,更多的是忌惮唐婉儿的气场。

    周识也没有为难对方,旋即敲门来到了唐婉儿的办公室。

    唐婉儿抬起头看了一眼周识,没有说什么,继续开始处理着自己的文件。

    “你有话就说吧。”唐婉儿看出来周识有事情,很是直接地道。

    周识这才没有卖关子,旋即道:“唐总,我要请假一趟,不到两小时就回来。”

    “可以,下班记得来接我。”

    唐婉儿倒是没有生气,很是爽快的就答应了。

    那一刻,周识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什么情况,对方什么时候答应的这么爽快了?

    还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唐婉儿是看在对方这么有能耐的份上,这才没有计较,只要对方应酬不要放她鸽子就行了。

    周识看了一下孙含容给他发来的位置信息,发现这位置不太对啊。

    这怎么不是在咖啡厅,或者是其他的地方,怎么是酒店呢。

    这就让他摸不到头脑了起来,什么情况,这跟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太一样啊。

    他有些懵逼,完全的摸不到头脑了起来。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在酒店看病的。

    他也没有多想,只好先去看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对方应该不会耍他,或者是发错位置这样的低级错误的。

    当他赶来酒店的时候,然后一步一步上楼,最终当他在门口停下的时候,外面几个保镖拦住了周识。

    周识微微一愣,怪不得对方会来酒店这样的地方,原来是早就做好了防备,为此结果,他还是很意外的。

    “我是大夫。”周识淡淡的说着。

    那些保镖明显的不太相信,他们上下的打量了一番周识,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就对方还是大夫?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眼内。

    他们认为对方太可笑了,这样的人还能够是大夫,几乎是异想天开。

    要知道大夫是很年轻的,就这样子还能够是大夫吗?

    “小子,就你是大夫?”其中一个保镖轻蔑的看了一眼,显然是不太相信。

    周识淡淡地道:“怎么,难道不行吗?”

    外面的吵闹声,也是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力。

    酒店的房间门突然开了,孙含容走了出来。

    周识看了一眼,就被对方吸引了过去。

    果然跟上次在龙庭九院看到的一模一样,对方这般气质的确是极品美女的存在。

    只是可惜的是,对方居然跟了一个渣男在一起。

    “你是大夫吗?”

    孙含容看着周识,想着没有人会来这里,他下意识的认为周识是大夫,忍不住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是的。”

    周识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

    孙含容内心雀跃了起来,有了周识这一番话,她就彻底的放心了。

    “太好了,我等你很久了,周大夫,马上为我治病吧。”

    孙含容迫不及待的拽着周识进入了房间内。

    那些保镖都是不知所措了,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是好,毕竟他们的职责是要保护小姐。

    万一小姐出事,他们也是担当不起的。

    “小姐,我们......”

    那些保镖犹豫了起来,在想要不要进去。

    “哼,周大夫不会对我做那种事的。”

    孙含容淡淡的说着,同时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周识。

    周识知道对方话里有话,若是他真的那么做,下场是什么,他也十分的清楚。

    当然了,他来这里无非就是爆料,然后顺便给对方治病。

    至于在酒店房间内做出那种事,他再傻也不会那么做的。

    那些保镖这才守在外面,只要里面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们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进入房间后,孙含容直接坐在床上,一直看着周识。

    周识不解地道:“难道你认识我?”

    “不是,我很好奇一件事。”孙含容笑着道。

    周识笑问道:“什么事呀。”

    “之前蒋老中医一直对我说你的医术在他之上,这是真的吗?”这是让孙含容最为好奇的事情,对方如此的年轻,她有点不太相信。

    若不是蒋伟老爷子一直对他保证周识的医术,她这才相信了下来。

    但不得不说的是,周识太年轻了,她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有真才实学。

    当周识听到这里后,也是愣住了,原来对方担心的是这个啊。

    “放心,我的医术还是很可以的。”周识笑着道。

    孙含容迟疑了起来,不知道要不要说出来自己的病情。

    “对了,麻烦你能够把你的病情告诉我吗,我也好对症下药。”周识突然问了一句。

    孙含容陷入了迟疑之中,似乎难以说出口。

    周识知道这可能是对方的隐私,旋即笑道:“我是不会说出去的,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其实我的病情是x冷淡。”

    最后孙含容这才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关于这件事,她一直都羞于说出口,毕竟太尴尬了。

    尤其对方是一个男性。

    若不是对方打包票,她这才说了出来。

    周识微微一愣,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有这样的病,还真是可惜了。

    不过他暗暗为对方庆幸,这么说的话,何云是没有碰过对方了?

    “这个病情你有办法吗。”

    孙含容好奇的问了一句。

    她这种病拜访了很多名医但都没有任何办法,尤其对方这么年轻,她还是不太相信对方能够治好。

    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能碰一碰运气了,万一真的能成呢,哪怕是一丝希望也可以。

    “能。”周识点了点头。

    “真的吗。”孙含容很是激动。

    周识这才拿出了银针,说道:“不过得针灸。”

    “好。”孙含容倒是不害怕,反而很乐意接受。

    周识这才开始下针了起来,当下针的时候,他在思考该怎么巧妙的告诉对方何云的事情。

    不然的话,一旦这病情治好了,估计反过来帮了何云。

    他自然不能那样做。

    当银针拔掉的时候,孙含容以为没有效果,眼神黯淡了起来,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下一秒,她的脸色潮红了起来。

    顿时双眼迷离的看着周识。

    周识看到对方媚眼如丝的样子,说实话,他也是一阵的热血上头。

    对方的病情好了,但对方憋了这么久,自然是有点副作用的。

    “那个,你要克制一点,不过忍几天就好了。”周识连忙道。

    听到周识这一番话,孙含容这才清醒了不少,接着心里大喜。

    刚才的情况,她也是感受到了,她的病情明显好了,跟正常人一样。

    “你的丈夫是何云吗?”问道。

    “是的。”孙含容毫不疑问的点头,然后不解地道:“周大夫,为什么会这么问。”

    “其实吧,你的丈夫有外遇了,不信的话,你看这照片。”周识说完,把手机拍下来的照片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