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章节 第四章就当自己家一样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唐婉儿想了想,装作一副思考很久的样子,她打量了一下周识,嘴角扬起一抹弧度,似乎想到了整治对方的法子了。

    “这样吧,明天你来我公司,我给你安排入职的工作。”唐婉儿笑道。

    “好。”

    周识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拒绝。

    毕竟有了工作也是好事,总比没有好多了。

    唐正对唐婉儿还是很放心的,他相信对方一定能够安排一个很好的工作给对方。

    “小伙子,我这个病情还需要再继续治疗吗?”唐正好奇的问了一句。

    他也不知道这个病情是如何了,他只能询问对方。

    周识笑着道:“老爷子,你称呼我为周识就行了,你的病情还需要进一步的治疗。”

    “这样啊,那需要几天的时间?”

    唐正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了,至少自己的病情算是彻底的好了。

    “大概隔五天再来医治就差不多了。”周识如实的回答。

    唐正闻言,也是放心多了。

    有对方这么保证,他相信对方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唐正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道:“你住在哪里,要不这样吧,不如你搬过来,上下班也方便点,也可以每天为我治病。”

    当唐正这一番话落下后,唐婉儿就不淡定了。

    她对陌生男人还是极为排斥的,可是爷爷居然让一个陌生的男人住进来,她自然心里不太舒服的。

    “爷爷,这样做真的行吗。”

    唐婉儿嘟囔了一句。

    “婉儿,以后你跟周识也多认识一下,毕竟你们也是上下司关系。”唐正神色严肃了起来。

    唐婉儿本想说什么,立马就无话可说了起来。

    她也拗不过爷爷,只能按照对方的意思去做。

    “好。”

    唐婉儿这才叹了口气,也只能被迫答应了下来,同时她带有警告的眼神哼道:“你可以在一楼自由的走动,但是二楼你不能上去。”

    周识嘴角微微的抽搐了起来,他还没有说要答应呢,怎么就先做起了安排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上了贼船的错觉。

    他摇了摇头,也没有想太多,既来之则安之。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再多也没有用了。

    唐正也是默认对方答应了。

    周识不忘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找了个借口,说是在外面租房子找工作。

    至于他的煎饼摊,则是推着回家了。

    他只想从头做起,一步一步的脚踏实地的来。

    “爷爷,你为什么要让他住下来啊。”唐婉儿一直都没有摸到头脑,开始抱怨了起来。

    平时的时候,无论她提出什么要求,爷爷肯定会答应自己的。

    可是怎么对周识态度这么好,还让对方住在这里。

    唐正笑着道:“让他住下来暂时的为我看病,反正过一个星期他就回去了。”

    “好吧。”

    唐婉儿听到爷爷这般解释,她也是无话可说了起来,反正就一个星期而已,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她自然是没有拒绝。

    “爷爷,我总感觉周识不是好人。”唐婉儿嘀咕了一句。

    唐正咳嗽了一下道:“说别人坏话可不是好事,相比于王连云,周识至少比那小子好多了。”

    听爷爷这么一说,唐婉儿也是这么认为的。

    周识抚摸着手中的戒指,这戒指十分的古朴,并没有任何吸引人的地方。

    可是他突然会医术,而且医术很是顶尖。

    他断定,一定是戒指带来的好处。

    他暗暗的感慨,这戒指果然是不简单。

    他后悔的是,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这戒指的奥秘。

    他开始对爷爷的身份好奇了起来。

    爷爷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惊人的本事。

    包括戒指内那些声音究竟是什么人?

    想了很久,他都没有想出任何的头绪,他摇了摇头,干脆没有多想。

    躺在床上,周识几乎也是困了,正准备眯一会的时候,突然敲门声响起。

    他内心苦笑一声,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突然有敲门的。

    “小姐,我来为你打扫房间了。”

    外面传来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

    小姐?莫非是唐婉儿?

    周识微微一愣,看来外面那个人并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小姐的房间内。”

    那个保洁阿姨看到周识一个人在小姐的房间,她下意识的以为是来贼了。

    在保洁阿姨大呼小叫下,唐正缓缓的下楼,这才耐心的解释了一番。

    保洁阿姨这才明白了什么。

    她嫌弃的打量了一眼周识,她看到对方一身廉价的衣服,多少有几分鄙夷。

    周识无语了起来,真是一百步下五十步,居然被一个保洁阿姨给鄙夷了?这是什么世道。

    “你能不能出去下,我给你打扫房间。”

    保洁阿姨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周识倒是没有跟对方见识。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保洁阿姨叫王姨,在这里干了很多年的保洁了。

    周识也是明白了,怪不得对方这么趾高气昂的。

    在这样豪门家庭内干家务,自然也是心高气傲了。

    “小周,我找你有件事商量下。”坐在沙发上的唐正和蔼的招手。

    正好王姨在打扫卫生,周识也不能在房间内呆一会。

    “老爷子,你找我有事吗。”

    周识坐了下来,有几分拘束。

    毕竟这是对方的家,他只是暂时的住在这里。

    “以后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行了,别这么拘束了。”唐正笑了笑。

    周识一开始以为这是客套话,他哪里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大着呢。

    “小周,你对婉儿有什么看法。”唐正突然开口。

    周识自然不能有任何的抱怨,万一这老家伙太小气,听到他骂自己的孙女,岂不是把自己赶出去?

    说不定工作也没了。

    “没看法。”周识摆了摆手。

    “没看法就好,以后你多跟她发展下,走的近一点。”

    唐正听了,却是开心无比,这更加让周识不解。

    周识心知肚明,唐婉儿是一朵玫瑰花,虽然鲜艳无比,但同时也无比的扎手,这上下司关系能不能处理好还是个事呢,他只希望唐婉儿最好不要在工作上刁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