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画妃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皇上与皇后恩爱多年,最懂他的心思,谦王提出这样荒唐的要求,皇后以为皇上无论如何都会拒绝的,可皇上居然答应了。

    叔叔娶了侄女,传出去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件事给皇后的打击不小,太子妃刚回来,宫里发生这样的事,作为儿媳她是应去看望的。

    太子妃带了虞歌过去。

    虞歌前次见皇后时,皇后还是容光焕发,这才几日不见,就憔悴如斯。

    皇后看虞歌也来了,心知自己该隐藏好情绪,可这阵子发生的事让她再怎么装也装不出一副笑脸。

    行过礼后,太子妃关心起皇后的情况:“母后怎么憔悴成这样?是那个女人给你气受了?”

    太子妃不说还好,一说,皇后肝火上来,气闷在胸中,更难受了。

    太子妃忙给她抚了抚,皇后稍稍缓了过来。

    让知画给高岚做正妃是她的主意,皇后后悔做了那个决定,知画没嫁给高岚,反而进了宫与她争宠,她这是引狼入室,最终烧了自家庭院。

    皇后有苦难言:“她年轻貌美,皇上每日腻着她,事事顺着她,她不把宫里的规矩放在眼里,触犯了宫规,本宫当然要责罚,可本宫这还没动手呢,她就先去皇上那儿哭诉了,本宫告诉皇上,她巧舌如簧,硬是让皇上怪到本宫头上,说本宫管理不当,本宫管理后宫多年,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事?本宫做再多,也不及她在皇上耳边吹吹枕边风,后宫如今是她的天下了。”

    皇后话中颇为无奈,她进宫多年,一直恪守本分,做一个贤良的皇后,谁想临老还要受一个小丫头片子的气,这口气叫她如何咽得下去?

    后宫是非多,太子妃深知这一点,她一面为皇后顺气,一面道:“母后也别气馁,您毕竟是皇后,一宫之主,她充其量不过是个宠妃,母后贤良,画妃以色侍君,又岂能长久?宫中佳丽三千,能得皇上宠爱的不止她一人,到时自有她的好果子吃,母后又何必为了区区一个妃子伤了身子。”

    太子妃一直被太子捧在心上,不懂这种被夺了宠的感觉,皇后的苦楚她是不会明白的。

    “皇上与本宫说知画还年轻,是孩子脾气,让本宫多忍让,难道要等她骑到本宫头上来吗?”

    虞歌听在耳中,看来知画进宫后并不安分,做了很多让皇后烦心的事。

    也是天意让知画成不了高岚的正妃,否则现在苦恼的就该是她了。

    知画身为妃,位居皇后之下也敢与皇后叫板,可想而知她若是做了正妃,自己便只能任她宰割了。

    皇后和太子妃面前,虞歌不能表现得太逾矩,她谦卑道:“臣妾愚钝,也知道在什么位置就要守什么样的规矩,画妃既然做了皇上的妃子,就应该服从皇后的管束,她如果不听,皇后只管用宫规处置,即使闹到皇上那里,她也是无理在先。”

    虞歌敢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让皇后惊讶,她才猛然间想起虞歌现在已经不是侧妃,而是正妃了。

    也不愧岚儿会看上她,倒是有几分胆识。

    皇后看着她的脸,问道:“谦王位高权重,本宫若是动了他的女儿,他岂能罢休?”

    虞歌垂首以示恭敬,可话中却无半丝退让:“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画妃藐视宫规,是谦王管教不严,再说后宫之事怎容得外人插手?皇上包庇她一时,总不能时时包庇她,总有一日会明白是画妃不守规矩,皇后此时最不该做的就是退让,画妃才刚入宫,还没站稳脚跟,她能做的不过是撒娇讨皇上开心罢了,皇后秉公办理,画妃再无理取闹,便是她的过错,皇上想必也看得清楚。”

    画妃还没站稳脚跟,没法与皇后抗衡,皇后此时不能助长她的气焰,否则她会得寸进尺 。

    皇后恍然大悟,想不到太子妃的这个儿媳还有这样的见地,当即对虞歌喜欢起来,也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了。

    聊了一会儿,皇后留太子妃说话,她便出来走动。

    也是巧,这一走,就遇到了知画。

    知画与先前判若两人,妆容浓重,换上了比之前更华丽的衣服,气势上更压人一筹,那张美丽的面孔使人怜爱,只可惜一说话就让人敬而远之。

    “妹妹进宫,是来看望姐姐的?”知画明知不是,还要故意问道。

    “姐姐做了妃子,妹妹当然要祝贺姐姐。”虞歌略福了福身,知画转了个身,似乎不愿受她这一礼。

    “虞歌,你装什么糊涂,本宫有今天还不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迷惑高岚,现在做世子妃的人该是本宫。”

    “我不知道谦王是怎样教育女儿的,寻常百姓都知道天理人伦,你不是要嫁自己的侄子,就是要嫁自己的叔叔,难道就没想过这一切是不该的吗?”

    “什么是不该的?”知画恼怒道,“本宫只知道,想要达到目的,就要不惜一切手段,人伦算什么?皇上都不怕,本宫又怕什么?说起人伦,你该好好问问太子妃,你别忘了,当初可是她要本宫做世子妃的。”

    “他们把希望给了我,让我误以为自己可以得到高岚,可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虞歌,你为什么要出现在高岚面前?”

    “呵!”虞歌冷笑,这倒还成她的不是了,谁家姬妾见别的女人对自己的夫君图谋不轨会无动于衷?更何况,她也没做什么,这世子妃之位,是高岚为她求来的。

    “姐姐莫不是忘了,你跟阿岚在一起的时候,我已经是他的侧妃了,到底是谁抢谁的,姐姐难道不该比我更清楚吗?你不旦不分伦理,连是非也不分,自己的不如意统统怪罪到别人头上,你怪我出现,太子府是我请你来的吗?”

    虞歌是主,她是客,客人倒怪起主人占了她的地方,天底下有这样的道理吗?

    知画毒辣地盯着她,片刻之后,她仿佛已经看开,唇边漾开笑意:“区区一个世子妃算什么?本宫如今是皇妃了,地位远远高于你,这一切还要多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抢走了高岚,本宫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看吧,有些人就是不能跟他讲道理,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有道理,好了,他有理由怪到你头上,坏了,他也有理由怪到你头上,总之你的出现就是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