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刁难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那我打包好,等一下带去阅文阁给她。”予诺拿起炒粉说。

    “不用打了,她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放着放着。”张匀抢过予诺手上的炒粉放回桌上,双手用力按他肩膀让坐下,顺势踩了一脚李云飞。

    “对,长老安排她去庄外办事。”收到提示的李云飞强忍着脚背的痛,面不改色地配合说。

    “还有,你罚抄应该写完了吧,等一下给我,我帮你拿去范长老那交了。”

    “还差一些。”陈予诺咽了下口水撒谎道。

    “怎么可能,加上我的二十遍应该就一百二了吧。”

    “你怎么知道?”

    “昨晚你说墨晗在阅文阁,我就知道她肯定用机器帮你,不然你一天能写50遍。”张匀大口大口地吃着抢回来的炒米线说。

    自小和墨晗一起长大,她那小心思他能看不出。

    “你别到处说。”陈予诺看了一眼李云飞,小声的警告张匀说。

    张匀拍了拍李云飞的肩膀笑兮兮的看着他说:“你会说吗?”

    “不会,绝对不会,不然不得好死。”张匀这笑里藏刀的表情绝对不好惹,李云飞举起三个手指发誓道。

    “你看。”张匀洋洋得意的挑眉说。

    “你今天拿给范长老不会穿帮吗?”陈予诺心虚的说。

    “放心,包在我身上。”张匀扒完碟中最后一口米线,又说:“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开始你要和其他弟子一样去教头那边上课。”

    “不是禹凌寒教吗?”予诺和李云飞异口同声问。

    “你可以驱动启示石的事,其他家族的人已经知道了,为不让人留下口实,只能一视同仁。”

    “本该如此,不过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呜呜呜,你进去教场,我就不能吃到你做的饭菜了。”张匀抱头欲哭无泪的样子说。

    唉~这家伙又造作了,陈予诺无奈地摇了摇头,简直服了他,实在不想搭理他,自个溜回房整理物品,明天好进教场学习。

    “匀匀,别装了,予诺走了。”李云飞张望了一会说。

    “走啦?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有区别对待我。”张匀抱怨道。

    “你不是女人呗。”李云飞吃着手中的葵花子吐槽道。

    “唉~”想到好几个月都不能吃到予诺做的饭菜,张匀就像放了气的气球一样,软塌塌的趴在桌上哀声叹气。

    ~~~~~~~~~~~~~

    在山庄已住了一段日子,陈予诺对庄里的路熟悉了不少,这次去教场他不许张匀跟来,免得在路上遇到其他弟子会被说闲言话语,说攀关系。

    快到教场,陆续可以看见好几个十六、七八岁的少年少女在路上追逐打闹。青春,朝阳的气息让陈予诺也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几岁。

    “你是陈予诺?”一个身材高挑,浑身肌肉的男站在教场门口问。

    “对,我是陈予诺。”

    “也不过如此,一个娘娘腔,咋看都没我帅。”肌肉男轻蔑的目光在陈予诺身上扫视了一番后说。

    陈予诺一脸愕然,从未见过彼此就得罪他了?

    虽说他身材高大,可脸上的稚气掩盖不了他的年纪,一个十七八岁孩子说的话,陈予诺也懒得与他计较。

    他越过肌肉男向教场内走,晾在一旁的肌肉男咄咄逼人地把陈予诺拦住,还对其挥拳说喊道,“想进去,先问过我拳头。”

    陈予诺身一闪,左手顺势抓住肌肉男的右手手腕一扭,左手一推,右脚一勾,肌肉男整个人被他按在地上动弹不了。

    趴在地上的肌肉男嘴里一顿芬芳,实在难听,陈予诺只好用力扭他的手腕让他哇哇大叫说不出一句脏话。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都没有谴责肌肉男先辱骂动手,反而对他指指点点。陈予诺冷哼了一声,没想到他读书多年从未遇过欺凌,现在可遇到了,如此的不公,看来在教场的日子他应该不会好过。

    “一大早的,吵什么呢?放手”教头推开人群对他们吼道。

    陈予诺松开手站在一旁不说话。

    “教头,我没惹他,他就无缘无故动手打我。”肌肉男恶人先告状说。

    “你谁呀?没见你来上过课。”教头指着一旁予诺说。

    “我是陈予诺,今天第一天来上课。”

    “你就是陈予诺,怎么?第一天就给我惹事。”教头训斥道。

    “是他先要打我,我才还手。”陈予诺解释说。

    “我不理你们是谁先打谁,你年纪比他大,你就不会让着他。”教头偏袒道。

    他低头冷笑了一下,身为教头不能以身作则,他有何话可说。

    “怎么,不服呀?给我在这做200个俯卧撑,不然你别想进去教场。”陈予诺的态度让教头极其不爽,他故意在众人面前扯高声调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