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7章 骨折声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夏依萱闻言轻轻摇头,那是原主爱吃,她自己喜欢咸口的。

    张霞云听见夏叔民是夏依萱的弟弟时,心底有些惊讶,但是总归是高兴的。

    她揶揄的用肩膀轻轻碰了碰夏依萱的身体道:“姐,现在我可算是你弟媳了,哈哈哈。”

    笑完她感叹道:“没想到缘分这么神奇。”

    夏依萱点头嗯了一声,吃饱后她才慢慢开口问夏叔民:“现在家里情况怎么样?”

    夏叔民脸色有些尴尬:“家里情况还好,就是穷点,不过霞云说过她不在乎。”

    夏依萱扫了他一身的名牌一眼,慢慢的问:“一身名牌还穷?”

    “这都是妈非要塞钱给我买的,你知道爸妈从小就比较宠我。”夏叔民腼腆的摸着脑袋说着,有些不好意思,脸皮微红。夏依萱哦了一声,心下有些酸涩。

    为了钱把闺女都卖了,没想到对儿子这么好。

    她思考了一下,到底是把原身养大的家庭,不能纠结过多。

    走出餐厅的时候,夏叔民忽然道:“姐,既然回来京城了,就回家看一看吧。”

    夏依萱心下有些尴尬,对于原身来说那是一家人,对她来说只是一些陌生人,但想了想她还是点头道:“行。”

    “到时候我陪你。”张霞云说着挽住了夏依萱的胳膊。

    再闲聊了几句,三人一拍即合准备去电影院。

    买了票后,一人一桶爆米花坐在座位上,放的是爱情电影。

    看的张霞云心怀浪漫,对夏叔民的期待就更高了。

    好像夏叔民就是剧中男主一样。

    很快电影就结束了,夏叔民见有夏依萱在,也不好意思直接把张霞云约走了。

    离开的时候,约定了第二天见面,便离开了。

    张霞云在回去的路上,一脸甜蜜的问夏依萱:“姐,你那么好,你弟弟也不差呀。没想到有一天能嫁到你的家里面。”夏依萱心乱如麻,函回点头,随意的嗯了一声。

    她对夏家一点记忆也没有,只是身体还有感情,其实她不知道那一家是什么样的人昵。

    她仔细一想,能把原身卖得那么远,能是什么好入。

    “你先不要告诉他我们开店赚钱的事情。”夏依萱看着张霞云道。

    “好的。”张霞云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张霞云早早收拾好自己去看店了,而夏依萱则拿着刚买的相机来到了学校。

    京城大学和小蔓石头上的幼儿园有点近,她打算今天上完课去幼儿园那里,把相机还给顾渊泽。

    坐在教室里,夏依萱认真的做笔记,下课的时候最后一个人走。

    之前和她搭讪过的王萱正好坐在她的身边,看见她手脚利落的收拾着书本,有些好奇的问:“同志,你是住校还是走校啊,怎么天天拿这么多的书本。“

    夏依萱抬起头,扫了她一眼,低头继续收拾道:“走校,我还要做自己的事情,住校不方便。”

    王萱点头哦了一声,继续问:“上次来教室接你的那个学长是谁啊,长得挺帅的。“

    “你喜欢他?”夏依萱狐疑的抬头看着她。

    王萱脸皮一红,支支吾吾的说:“不是,我就是觉得他有点帅。”

    “哦,我有事先走了。”听完夏依萱点头,拿起书包起来走了。

    她才走到门口,欧阳严忽然从教室墙后面出现,手里捏着一小朵花。

    一脸笑意的看着夏依萱:“送你的,看见我高兴不高兴。”

    欧阳严好歹也是夏依萱的恩入,她总不能说不高兴。

    夏依萱淡然的扯了扯嘴角:“高兴。”

    欧阳严嘴边的笑意更深,准备和她一起走的时候,王语嫣从拐角出现了。

    见面就给了夏依萱一巴掌:“该死的贱人,是不是你偷了我的衣服。”

    王语嫣一脸怒意,气得。

    “你把嘴巴放干净点!”夏依萱抬腿踹了她的肚子一脚,收回的时候夏依萱的眼尾还挑着一丝怒意。

    王语嫣吃痛的捂着肚子,可是想到她的衣服,便咬牙起身:“就是你偷了我的衣服,你身上这件衣服就是我的,除了你没人知道我爱穿依萱牌的衣服,就是你偷的。”

    “我还没穷到那个地步,不至于偷你的裙子。你有没有证据,没证据就不要诬赖人。”夏依萱见有同学围拢上来,心知不能让王语嫣坏了自己的名声,她才淡淡出口解释。

    “这件衣服是我自己的。”

    王语嫣怒在心头,根本不信夏依萱的话。

    她呸了一声:“你放屁!偷了别人的衣服还好意思叫人拿证据,你身上的衣服就是证据!”

    “同款的衣服那么多,你看见一件就是你的了?”夏依萱冷笑嘲讽,继续道:“而且我不可能偷你衣服,你找我做无用功,不如去找找别人。”

    “你这个贱人,还敢狡辩,我穿不成你也别想穿!”说完王语嫣扑上来,手里的刀片散发着寒芒。

    欧阳严见状眉眼一沉,站出来挡在夏依萱的面前。

    “哎哟……”

    他的长腿一踢,把王语嫣踢出了一米远,只见欧阳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同志,诬赖人可是要被抓的。”他拍了拍裤腿,然后发现裤腿上出现了五厘米的裂缝。

    他冷声看着王语嫣:“我的裤子五百一条,你划破了,自然要赔我。否则,警察局见。”

    王语嫣认识欧阳严,他就是她的梦中情人。

    知道他家钱多,不在乎这条裤子,他肯定是为夏依萱出头。

    她心中一痛,双眸含泪:“你为什么帮她,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就是小偷!”

    欧阳严看了夏依萱一眼,发现她面色染上冰霜。

    “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低声笑了几声,欧阳严挪开身形。

    只见夏依萱缓缓的走到王语嫣的面前,捏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道:

    “我不稀罕你的衣服,依萱牌的裙子我有几百件。

    我再说一遍,不要污蔑我的名声,否则警察局见。我想,你应该不会为一件衣服进警察局的,对吗?”

    她的声音丝丝魅惑,带着冰凉的意思。

    王语嫣鬼使神差的点头,可是看着她的眼眸含着恨意。

    夏依萱懒得和她纠缠,想起刚才听见的骨折声,好心的站起冰冷的瞥了王语嫣一眼:“学长刚才为了防卫踢了你一脚,我劝你赶紧去医院看看,估计是骨折说到这里,王语嫣果然感觉到胸腔动一下都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