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给我打出去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站在走廊上向下面看去,见路灯下站着一个女人,能判断出,这个女人大概在四十上下。

    秦若澜很快下了楼,跟着那个女人向小巷一头走了十几米,停了下来。

    燕小北仔细看了一下,两个保镖就站在自己楼下,自己下去,必定会被他们看到。

    见秦若澜并没有去远,而且有保镖在,肯定是安全的,他便也没有下去。

    秦若澜和那个女人在说着什么,但相距太远,无法听清楚她们说的话。

    燕小北就站在走廊上,看着楼下的秦若澜。

    两人的谈话似乎很不愉快,那个女人伸手去拉秦若澜手臂,被她挣脱,并后退了两步。

    随着,她的声调也升高了。

    夜深人静,她突然升高声调,说的话,燕小北听了个清楚。

    “你回去告诉他,收起他的那一套假惺惺!我就住在这里,哪儿也不去!”

    秦若澜气呼呼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往回走。

    那个女人赶紧跟上,焦急的说道:“澜澜,你不能这么任性!你住在这个地方,让我怎么放心?再说了,你又怎么习惯和别人住在一起?”

    “那是我的事!你们如果再来找我,我就会让你们永远也找不到!”

    秦若澜猛然站住,转身对那个女人斩钉截铁的说道。

    女人似乎愣住了,站在那里有点无奈的说道:“你非要住这里,那我明天让人把这座楼买下来?”

    “我的生活不需要你们来安排,你们非要这样做,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们后悔!”

    秦若澜语气冰冷的说了这一句,然后大步向楼上走来。

    燕小北赶紧进屋,去沙发上躺下。

    秦若澜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关门的时候,忽然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的燕小北,然后轻轻将门关上。

    在客厅中默然站了近三分钟,才轻轻舒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回了自己的卧室。

    刚才两人的对话,燕小北虽然没有完全听到,但后面的几句争吵,他听得清楚。

    他一直知道这位大小姐和家里人的关系不是很好,现在看起来,比自己所想的更加复杂。

    不过这也不奇怪,秦若澜的性格本来就任性,她认准的事情,谁也劝不住。

    第二天清晨,燕小北来到33号院。

    虽然装修开始才几天,小院里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进入院中,发现令狐中居然在打拳,他吃了一惊,赶紧过去。

    “你不怕伤口崩开?居然还打拳?”

    令狐中收住势,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都已经好了,老是呆院子里闷得慌,不活动活动,一身骨头都要散架了。”

    燕小北狐疑的看着他,见他脸色确实好了很多,基本恢复正常了。

    但他说伤口就愈合了,他有点怀疑。

    令狐中知道他不相信,将自己的衣服捞起,露出那个伤口,说道:“怎么,你对自己的医术都不相信?”

    燕小北仔细看了一眼,见他的伤口果然已经结痂,而且伤疤结痂已经开始脱落,露出了里面长出的嫩肉。

    他不禁诧异的说道:“你这伤口好得这么快,看来你的体质不错。”

    令狐中说道:“当然,我是练武的,这点伤如果还要拖上十天半个月,那算什么?”

    “你……你说在这里呆着无聊,要不要我给你找件事做?”

    燕小北想了想,问道。

    令狐中已经安心在这里呆下来了,那么肯定要给他安排点事做。

    “什么事?我就会打拳,别的也不会。”

    令狐中显得有点沮丧的说道。

    “去帝豪夜总会当保安经理,你觉得怎么样?”

    令狐中睁大了眼,盯着燕小北说道:“帝豪夜总会?你……你开玩笑吧,还让我去当经理?”

    燕小北淡然一笑,说道:“你看我像是开玩笑吗?”

    令狐中看着他那清澈的目光,有点茫然的摇了摇头。

    “你就说你想不想去?”

    “当然想去,我不能总是吃你的用你的,还住你的。你救了我,医药费我也没给,我不找个工作,怎么还你的钱。”

    燕小北一愣,没想到他心中居然想着要还钱。

    他也不多说,笑了一声说道:“那就和我去试试,万一真的当上经理了呢。”

    令狐中狐疑的跟着燕小北出了城中村,前往帝豪夜总会。

    停好车,两人往夜总会大门走去。

    像这种夜店,上午一般都是关门的,要到下午才开始上班。

    不过帝豪夜总会不一样,它楼上有洗浴按.摩,还有桌球俱乐部,就算是白天,也一样营业。

    两人来到夜总会门口,正准备往里面走,忽然一名保安跑了过来,拦在他们面前,问道:“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这个保安的眼神充满怀疑,好像显得有点鄙视的样子。

    的确,燕小北、令狐中的穿着十分普通,一看就不是来这种高级俱乐部消费的人。

    燕小北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找你们陆总,孙总也可以,他们在吗?”

    保安愣了一下,问道:“你谁呀,我们陆总、孙总是谁都能找的?”

    那天晚上, 燕小北大闹夜总会KTV部,这个保安是负责楼下的,所以没有见过他。

    燕小北想了想说道:“不找他们也可以,那就叫你们的保安经理来一下。”

    “哟呵,口气不小,开口就是这个经理那个经理!告诉你,我们这保安经理前两天被陆总给开了,现在还没有新的经理呢,你找谁去?”

    燕小北愣了一下,随即笑道:“那正好。”

    这个保安像是看疯子一样看了燕小北一眼,说道:“去去去,没事赶紧走。”

    “那把你的头叫来吧,他可能认识我。”

    燕小北也不生气,保安不认识他,这种反应也很正常。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轴,非要见我们的领导?我说你们最好赶紧走,要不我可叫人来赶你们走了!”

    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去推燕小北。

    燕小北还没准备动手,身旁的令狐中猛然跨前一步,挡在他面前。

    保安的手推在令狐中身上,感觉像是推在一堵墙上,不管他怎么用力,这堵墙就是纹丝不动。

    “你……”

    保安撤回自己的手,抽出橡胶棒,恶狠恶的说道:“你们是来闹事的吧?”

    说着,举起橡胶棒就向令狐中身上抽去。

    令狐中猛然伸手,抓住抽来的橡胶棒,也不见他怎么用力,你保安“唉哟”一声,橡胶棒便到了令狐中手中。

    保安有些畏惧的退了几步,随即对着胸口的对讲机喊道:“兄弟,有人闹事,快来门口……”

    燕小北不禁苦笑,第一次回自己的店,居然被保安挡了。

    正要向他亮明自己的身份,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

    几个保安大步跑了过来,一人喊道:“毛子,怎么了?”

    “来了两个疯子,一进来就说要见陆总、孙总……”

    听到那个人的声音,燕小北一愣,随即瞪大了眼。

    还真是冤家路窄!

    那个一边跑一边说话的人,居然是刚刚在灰溪村见过的石高升。

    他的脸上还有两处明显的淤青,走路的姿势也有点怪异,似乎双腿不怎么方便。

    石高升来到毛子身边,这才去看燕小北和令狐中。

    看到燕小北,他眼中的惊讶与意外,一点不比燕小北少。

    “是你?”

    石高升往前两步,看着燕小北说道。

    燕小北也惊讶的说道:“你怎么在这里?”

    一旁的毛子懵了,问道:“队长, 你们认识?”

    “认识,我们一个村的,你说能不认识吗?”

    石高升咬着牙说道。

    毛子迟疑的说道:“既然队长认识,那要不要去向苏总、孙总报告一下?”

    听到他们的对话,燕小北知道,石高升居然是这里的保安队长。

    他不清楚这里的保安职务,但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一群保安肯定是听石高升的。

    “不用,你做的没错,陆总和孙总,不是任何人都能见的。”

    燕小北看着石高升问道:“你一直在这里上班?”

    石高升有点得意的说道:“对,我是这里的保安分队长,这些人都归我管。”

    燕小北笑道:“不错,都当上队长了。”

    “燕小北,我和你说,这里不是灰溪村!这是县城,你要是敢在这里乱来,我保证你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石高升显得有些有恃无恐的说道。

    “我不闹事,就是要找你们的陆总、孙总,你最好去通报一下,要是晚了,你这队长保不住不说,工作只怕也保不住了。”

    燕小北看着他,淡然说道。

    “啊~呸!”

    石高升吐了一口口水,说道:“你这牛皮都敢吹,真以为我怕你!”

    身边的几个保安算是看出来了,他们的队长和眼前这个土不拉几的燕小北,虽然是老乡,但好像不怎么对付。

    “队长,这人究竟是谁?一进来就这么大口气?”

    毛子问道。

    “他是谁?我告诉你,他就是我们村的傻子……”

    石高升“哈哈”一笑,得意的说道。

    “傻子?怪不得在这里胡说八道!队长,要不要兄弟们把他们打出去?”

    另一个保安立即跟着附和,并扯出腰间的橡胶棒,随时准备动手。

    令狐中冷冷的看着他们,沉声说道:“你们谁敢动手!”

    燕小北忽然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逼人气势,竟然逼得人呼吸都为之停滞了一下。

    “玛的,俩傻子!给我打出去!”

    石高升喝了一声,几个保安立即举起手中的橡胶棒,向令狐中身上招呼而去。

    令狐中眼中闪烁寒光,双臂一举,迎着这些橡胶棒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