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你也欺负我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燕小北来到沙发上坐下,想起刚才的事,哭笑不得。

    几分钟后,洗手间的门打开,秦若澜走了出来。看到她的样子,他忍不住轻声一笑。

    秦若澜一脸寒霜,快步走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道:“是你的衣服这么大,你还笑我?”

    燕小北就是看到她穿着自己的衣服,的确很不合身。好像一个小孩钻进大人的外套里的感觉,所以忍不住笑了一声。

    她重重的在他身边坐下,一声不吭。

    燕小北本来以为她会发作的,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沉默,好奇的转头看去,却忽然愣住。

    她的神情黯然,双眼中晶莹闪亮,含着泪水。

    他从来都只看到她强势、霸道的一面,第一次看到她这种样子。这个时候,他才觉得她是一个女孩,体现出了女孩该有的柔弱。

    见她这样,他心中不由有些慌乱,嗫嗫说道:“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笑你……”

    秦若澜低着头,语气低沉的说道:“原本以为你是好人,没想到你也欺负我。”

    燕小北一愣,诧然问道:“我欺负你?”

    秦若澜忽然抬头,又露出那种冷冷的坚强的表情,伸手在茶几上的抽纸盒中扯了两张纸,擦拭了一下泪水,然后伸开左手。

    手掌上摆着一枚车钥匙,她平静的说道:“你去我的车上把我的行李箱拿来。”

    依然是那种命令的语气,但显得温柔了很多。

    燕小北虽然还没有驾驶证,但这些操作已经学会了。他接过车钥匙,起身说道:“还要我给你带什么吗?”

    秦若澜摇了摇头,说道:“不用,我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在行李箱中。”

    燕小北举步向外面走去,刚到门口,秦若澜又说道:“今天的事,不许和任何人说,否则我就和小妍断交。”

    他不禁哑然失笑,威胁人都威胁得与众不要。不过,她的确很知道燕小北的心理,知道他很在乎石玉妍。

    能让石玉妍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他当然不想让她轻易失去。

    他没有回答,开门出去。

    秦若澜一直定定的盯着那扇已经关上的门,想起了开始自己因为想吐,闯进洗手间的一幕。

    他那结实的肌肉,宽厚的胸膛,还有那壮硕的体魄,让她心跳不已。

    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么彻底的看到一个男人的身体,而且,在看到的时候,她居然只有紧张和激动,没有一丝的厌恶。

    这很不像她的个性,因为在她的心中,对所有的男人都有一种抵触心理。

    正因为这样,她从小就把自己打扮成男孩,伪装起自己柔弱的外表,让那些自己厌恶的男人对自己望而却步。

    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感觉到面红耳赤,心中乱七八糟的想着:不,我和他才是第二次见面,要不是石玉妍,或许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见他的,怎么会对他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她为自己心中的这种感觉而感到羞耻,随即,她又想起了自己所痛恨的那个男人,眼神忽然冷厉起来。

    “天下男人都一样,长得帅的靠不住,有钱的更靠不住!”

    她低声自语,可心中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否定自己这个根深蒂固的想法:也许,他不一样。

    收起自己那乱七八糟的想法,举步向洗手间走去。

    燕小北来到诊所,石晋晖似乎一直在等他,见他来了,赶紧迎了上来。

    “小北,那位大小姐没事吧?她今天住你那里了?”

    他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猥琐,眼神也显得有些轻佻。

    燕小北将牧马人的尾箱门打开,提出里面的一只行李箱,淡然说道:“你也知道她是大小姐,肯定住不惯我那样的地方的。”

    他没有过多的解释,不过是想当然的认为秦若澜不可能会住在他的家里。

    “嘿嘿,我还以为你的机会来了!拿下那大小姐,你就可以少奋斗几十年,直接就进入上等人行列了。”

    “你想什么呢?你觉得我是一个要靠女人才能步入上等人行列的人吗?”

    石晋晖一愣,随即摇头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开个玩笑。”

    “你这玩笑要是被她知道,你觉得能对付得了她的那些保镖吗?”

    燕小北淡然一笑,他当然不会对这样的玩笑在意。不过,他也不希望石晋晖拿秦若澜胡说八道。

    石晋晖激灵了一下,猛然摇头,说道:“对付不了。”

    燕小北没有停留,他也是确定秦若澜不会住在他家中的,拿了行李箱,肯定要去大酒店。

    回到家中,刚刚打开门,猛然发现秦若澜就站在门口,身边一个黑色的垃圾袋,好像是在专门等他似的。

    “把这个拿去丢了。”

    接过燕小北手上的行李箱,指着地上的垃圾袋说道。

    燕小北愣了一下,这是我家,哪来这么多垃圾了?

    “这是什么?”

    “衣服。”

    燕小北明白了,这是她换下的衣服。

    不过,明白之后更加不理解了:“为什么要丢掉,洗一下不是还能穿吗?”

    他记得她的衣服还很新,就是吐脏了一点,没必要就这么丢掉吧?

    “让你丢掉就去丢掉,哪这么多废话。”

    燕小北呛了一下,这大小姐说话,从来都是那么咄咄逼人。

    “你不要就放那里,我等会洗了,明天捐了。”

    他的语气也显得有些冷淡,这么好的衣服,丢垃圾堆那不是浪费了?

    秦若澜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淡然说道:“随你。”

    燕小北并不进屋,站在门口说道:“大小姐,今天晚上你住哪里,要我送你去,还是让楼下的保镖送你去?”

    秦若澜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就住你这里。”

    他愣了一下,不敢相信的说道:“你……住我这里?”

    “你这里不是有两间房吗?”

    “可是没被子。”

    秦若澜没有再多说,打开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一个黑色的包来,拉开后,掏出一叠票子递向燕小北。

    “你去给我买一套。”

    燕小北没有接,淡然看着她,有些冷淡的说道:“你和人都是这样说话的吗?”

    秦若澜有点意外的看着他,沉默片刻,忽然咬了咬嘴唇,说道:“我请你去帮我买一套,行吗?”

    燕小北露出一丝微笑,说道:“这还差不多。”

    不过,他依然没有接她手上的钱,转身出了房门。

    秦若澜再次看着那扇关闭的门,愣了好一会,忽然莫名其妙的“扑哧”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