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醉酒的秦若澜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好在这个时候开始上菜了,秦若澜首先接过酒瓶,很熟练的打开,首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她用的是啤酒杯,这一杯下去,足足有三两。

    “自己倒。”

    倒完酒,她将酒瓶递向燕小北。

    他伸手接过,递给石晋晖。

    石晋晖似乎有些畏惧,他也能喝点酒,但酒量并不怎样。

    刚才秦若澜倒满那一杯,他看得有些发怵。

    但自己是男人,不能在女孩面前露怯,心一横,给自己和燕小北各倒了一杯,一瓶酒正好分完。

    燕小北举起酒杯说道:“今天这顿饭,算是感谢你对小妍的照顾,还有,为她办转学一事……我敬你。”

    秦若澜举杯与他轻轻一碰,也不说话,猛然喝了一大口。

    这种53°的白酒,有点辣喉咙,喝下去后,她明显感觉到喉咙不舒服,轻轻咳嗽了几声,一张脸憋得通红。

    燕小北迟疑了一下,也喝下一口,然后说道:“你不要这么喝,白酒伤身。”

    秦若澜的一张脸通红,眼神显得有些迷离,轻声说道:“伤身……总比伤心好。”

    石晋晖也看出了秦若澜有很重的心事,正要开口,燕小北伸手碰了他一下,让他不要轻易说话。

    一杯酒喝完,秦若澜的脸红扑扑的,明显有些醉了。但她依然很清醒的让服务员再给上一瓶酒,已经有点晕头转向的石晋晖吓了一跳。

    “你们不能喝,我喝。”

    秦若澜忽然冲着他们傻笑一声,有点含糊不清的说道。

    平日里吃饭从来是风卷残云的石晋晖,现在完全傻眼了,一只手捏着筷子,一只手捏着酒杯,呆了。

    燕小北没有劝她,他知道,以秦若澜的性格,劝是劝不住的。她这分明是心情不好想买醉,那就干脆让她醉。

    第二瓶酒,秦若澜又喝了大半杯,然后倚靠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也不说话了。

    燕小北与石晋晖则只是倒在杯中,趁着她不注意,倒在了地上。

    看到秦若澜应该已经醉了,燕小北起身,来到她身边说道:“秦若澜,你没事吧?”

    秦若澜举起左手挥了挥,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没事。”

    燕小北扶起她,往楼下走去。

    别看她身形很瘦小,但醉酒的人特别沉重,扶她下楼,的确费了一些力气。

    到了前台,石晋晖正要去买单,原本昏昏沉沉的秦若澜忽然清醒了一般,清晰的说道:“不用你们买单,有人买。”

    收银员有点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随即说道:“已经有人买过单了。”

    燕小北没有纠结,他知道这位豪门小姐身边一直跟着有人,像这样的小事,早有人帮她处理了。

    “小北,怎么办?她醉成这样,要给她找个地方休息才行啊。”

    出了酒楼,石晋晖有些担心的说道。

    这时,不远处的四个黑衣人走了过来,原本将头靠在燕小北肩膀上的她,猛然抬起头看着他们,眼神中带着凌厉之色,重重的吼了一声:“滚!”

    那四个人站在几米外,不敢向前,只是显得有点担忧的看着他们。

    “你……住哪里,小妍交代我,要我……要我去你住的地方看看……”

    喝住了那几个人之后,秦若澜转头看着燕小北,说道。

    燕小北想了想,让她去自己的出租屋休息也可以,反正那里有两间房,等她酒醒了再走就是。

    他让石晋晖去挡出租车,那四个黑衣人不敢靠近,只能远远的看着。

    燕小北扶着秦若澜进了出租车,往城中村开去。黑衣人赶紧上了奔驰,远远的跟着。

    到了楼下,燕小北看了一眼楼梯,和身边几乎靠在他身上的秦若澜,说道:“我背你上去?”

    醉酒的人格外沉,要想这样扶上四楼,确实很吃力,倒不如他背上去。

    秦若澜没有说话,而是摇晃走开一步,将双手伸开。

    燕小北赶紧半蹲在她面前,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温软从后背传来,虽然是冬季,两人的衣服穿得比较多,但这种感觉,依然那么真实。

    小时候,他也背过石玉妍,但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在几年前,他想再背石玉妍时,她忽然脸红着跑开了,以后再也没有让他背过。

    别看秦若澜年龄不大,身形瘦小,但胸部却很有料。那种饱满的感觉,让燕小北有点意乱情迷。

    他平静了一下心情,强行控制自己不胡思乱想,背着她快步上楼。

    他本来就体魄强健,自从得了传承后,浑身更加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秦若澜虽然有1米65以上,但她的体重还不足100斤,所以燕小北背着她上楼并不费劲。

    一口气来到四楼,燕小北刚刚打开房门,趴在他背上的秦若澜忽然“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秽.物,直接浇在他的后脖子上。

    他蹙了蹙眉,强忍着恶心,将她背了进去,轻轻放在沙发上。

    这才发现,她的衣服上也沾了不少呕吐物。

    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准备去关门,赫然发现门口站着两个黑衣人。

    两人不请自入,冷冷的看着燕小北,眼神中带着深深的警惕。来到客厅中,恭敬的站在秦若澜面前。

    “小姐,您不能在这里,请跟我们回邵州。”

    其中一名黑衣人神情严肃的说道。

    “我在哪里,你们管不着!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干涉我的自由,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让那个人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原本已经闭着眼,软绵绵躺在沙发上的秦若澜,忽然睁开眼睛,眼神冰冷的看着眼前的两个黑衣人,语气中带着深深的威胁说道。

    “小姐,您是万金之躯,怎么能住在这种地方!而且……”

    “滚!”

    黑衣人还想说服她,但换来的是简单粗暴的一个“滚”字。

    两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显得有些畏惧。他们很清楚这位大小姐的脾气,把她惹急了,没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

    “记住我们的话,如果小姐受到任何伤害,你,还有你身边的人,一个也别想跑掉!”

    一句带着深深威胁意味的话,从一个黑衣人的嘴中说出。

    燕小北依旧平静淡然,缓缓伸出右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