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两个鬼跟班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平静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快。

    这一天晚上,燕小北回到33号院,刚进院子,便看到常来宛与柳红衣站在正屋门口,好像是在专门等他。

    他走了过去,见柳红衣的眼中噙有泪水,脸上含着忧伤。

    常来宛的神情则有些古怪,好像显得有些紧张和不安,不停的转头看柳红衣。

    “你……欺负她了?”

    燕小北有些狐疑的看着常来宛,问道。

    “我哪敢……”

    常来宛吓了一跳,差点蹦了起来,紧张的说道。

    燕小北淡然一笑,又问道:“那这是怎么回事?”

    “今天是第49天了……”

    常来宛显得小心翼翼的说道。

    燕小北一愣,心中想了想,的确已经49天了。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柳红衣的儿子柳永宁就要转世投胎了。

    柳红衣之所以难过流泪,是舍不得柳永宁离开自己。

    现在已经接近十一点,根据燕门传承里的记载,在0点时,会有鬼差前来带走柳永宁,送其往生。

    “红衣姐,不要难过,柳永宁转世投胎,终归是好事。”

    燕小北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便说了这么一句话。

    柳红衣与常来宛化成一团轻雾,缓缓消失。

    他来到堂屋中,盘腿坐下,口中念着往生咒,咒语化成金字,盘旋于牌位之上。

    0点整,燕小北感觉到一阵阴风从外面吹来,他驱动灵识眼,隐约见到一道白色光芒从牌位上冲起,瞬间消失不见。

    随即,一声轻响,柳永宁的牌位一分为二,倒在香案上。

    片刻后,柳红衣、常来宛再次现身, 双双跪在他面前。

    柳红衣泣不成声,冲着燕小北磕了几个头,哽咽说道:“谢谢神医。”

    燕小北起身说道:“你不打算转世轮回吗?”

    柳红衣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常来宛,缓缓摇了摇头。

    “我留下很好,以后他在哪,我就在哪。至少他不会骗我,也不会欺负我。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在这里现身,绝不会惊扰你的家人。”

    她说得很坚定,看得出来,她的确已经下了决定。

    常来宛的脸上呈现出一丝高兴的神情,起身说道:“以后我们两个就追随神医,阳间事,神医不好摆平,就由我们帮着摆平。”

    柳红衣点了点头,也盈盈起身,说道:“我正不知道怎么报答神医,你这个想法很好,以后我们两个便追随神医。”

    燕小北觉得怪怪的,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收了两只鬼做跟班。不过常来宛说的话很有道理,阳间事的确有很多自己不好摆平,有他们相助,自然更好。

    而且他看得出来,这两只鬼已经处出了感情,要让他们分开,可能还真舍不得。

    柳红衣说完后,也不等燕小北表态,与常来宛逐渐消失,很快便不见了。

    随即那块柳红衣的牌位也裂开,倒在台子上,房中的阴凉之气也随之瞬间消失。

    燕小北知道,接下来,柳红衣与常来宛就要针对她生前的丈夫刘良才下手了。

    这样的事情,他制止不了,也不愿意去制止。

    世事轮回,善恶有报。

    刘良才薄情寡义,为了新欢而伤害旧爱,这是他的罪孽。

    他将要面临的一切,便是业报,是天理循环,燕小北作为一个世俗之人,自然不能横加干涉。

    这也是燕门传承中的要义之一,惩恶扬善,医者之本。

    安乐思在三个疗程之后,果然又给他转来十万。

    燕小北初略估算了一下,卡里已经有接近200万。当初为了买33号院,他情急之下问苏弘宇借了100万。

    卡里有钱后,他在给苏鸣玉施针时,提起这件事。

    苏弘宇当即说道:“这件事就不要提了,你救活了我的女儿,治好了她的病,还连她的眼睛都治好了。区区一百万你还和我说借,那不是打我的脸?以后燕先生但有所需,一个电话,千万以内,一个小时一定到位。”

    他说得言辞恳切,苏鸣玉是他唯一的女儿,女儿要是没了,他所有的奋斗与努力,瞬间没了意义。

    经历了这件事,他已经深切的领悟到,钱是身外物,人才是最重要的。

    燕小北也没有矫情,他的诊费本来就是随缘,苏弘宇既然愿意给,自己当然就能收。

    只是一些他认为身有罪孽之人,才会主动给他立规矩。

    为了能让燕小北顺利通过考试,来诊所里求诊的病人,几乎都是赵敬堂接诊。

    眼见到了12月底,燕小北接到杜德平打来的电话,让他去市里参加考试。

    虽然只有短暂的两个多月学习,但燕小北发现自己有几乎过目不忘的能力之后,那几本书他早已经看完,并记住了其中的内容。

    考试没有悬念,至少他自己认为肯定不会有问题。

    回到昭北后,石晋晖鼓动他:“小北,你现在是两个店的老板,距离成立公司已经不远了。作为老板,座驾必须要有的。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去把驾驶证拿下,这样的话,以后你想要回荷花镇看小妹,回灰溪村看明成叔和翠花婶,就方便多了。”

    前面的那句话,燕小北不以为意,但后面的那句话,却打动了他。

    学驾照的话,每天上午去驾校学习两个小时就够了,也不影响他在诊所做事。所以他只是稍稍想了想,便答应了。

    这一天,从驾校回来,还没进诊所,远远看到诊所前停着一辆红色的越野车。

    石晋晖则在绕着这辆车看来看去,好像对它很有兴趣。

    燕小北下了车,有点奇怪的走了过去,盯着两眼冒光的石晋晖奇怪的问道:“小晖,你在看什么呢?”

    石晋晖“啧啧”几声后说道:“牧马人罗宾汉,这车开起来肯定很舒服!”

    燕小北不懂什么车,不过他看到这辆车的确很有感觉,按照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很拉风。

    “这是谁的车?”

    燕小北见石晋晖恨不得钻进车里去,忍不住问道。

    石晋晖恍然惊醒,看向燕小北,有点茫然的说道:“不知道,你肯定也想不到吧,开这辆车的,是个女孩……”

    燕小北一愣,女孩开这车怎么了?

    还没反应过来,前面传来一个冷淡的声音:“燕小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