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医治的条件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非法行医,延误治疗,够他进去蹲几年的!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答应让燕小北进去,前提是要张平安签责任书。

    燕小北不再耽搁,立即向急救室中走去。

    手术台上的朱宸金,浑身插满了管子,生命监测仪器在不停的跳动着。

    两个医生在一旁,显得有些束手无策,见燕小北进来,一人说道:“病人还在抢救,家属就进来做什么?”

    燕小北说道:“我是来抢救病人的,你们先出去!”

    随即,从身上掏出一根金针。

    一名医生认出了燕小北,惊讶的说道:“是你?!”

    随即连连摆手,示意那个护士赶紧跟他一起出去。

    两人转身后,他出手如电,迅速将朱宸金的十个手指头的指尖扎破,随即将金针扎进玉枕穴中,手指在针尾轻轻一弹,一股肉眼不可见的气流循着金针钻进了朱宸金脑内。

    接着,他迅速抽出两根金针,分别扎进百会、通天两处穴位。

    扎完之后,他反手在三根金针的针尾一扫,朱宸金脑内出血理解被止住,针尖的气流像是能溶解他脑内的淤血一般,那些血块在迅速消失。

    十几分钟后,朱宸金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

    “我……这是在哪里?”

    他虽然睁开了眼,但还是显得很虚弱。

    “医院。”

    燕小北松了一口气,说道。

    朱宸金看到了他,眼神中显得有些惊诧。

    “你……你怎么在这里?”

    见他要扭头,燕小北赶紧说道:“别动,你头上扎着针!”

    朱宸金这才感觉到,自己头上扎着几根针, 便不敢再动。

    他想起自己开始是在望江楼喝酒,现在却在医院的抢救室,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是你救了我?”

    “医院的主刀医生说要三个小时后才能赶来……”

    朱宸金彻底明白了,这时他的心情十分复杂。

    在酒楼的时候,燕小北叫他不要喝酒,他还以为燕小北是在咒他。没想到,自己才喝两杯,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现在看来,他当初的确看出了自己身体有病,而且在自己发作后,他还出手相救!

    他忽然有一丝愧疚,自己收取好处,处处为难他,最终他却不计前嫌,以德报怨,救了他一命!

    几分钟后,燕小北起针。

    朱宸金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你放心,你们的手续,我明天就给你们审批。”

    燕小北收好金针,淡然看着他,说道:“你先别急着谢,你这病,只是暂时好了,以后还有随时复发的危险。”

    朱宸金吃了一惊,赶紧问道:“那我这病能根治吗?”

    “我从不白白给人治病,你想要根治,必须接受我的条件。”

    “好,不管要多少钱,只要我拿得出,我一定满足!”

    燕小北淡然一笑,说道:“钱?”

    朱宸金一愣,问道:“你治病,难道不是为了钱?”

    “钱当然是要的,但我说的是条件,并不是诊金。”

    “条件?什么条件?”

    “明天开始,辞退工作,并彻底戒酒。”

    燕小北语气淡然。

    朱宸金一脸的愕然:辞退工作?他在副职上苦熬了十年,好不容易等到张平安要退休了,自己可以扶正了,他让我辞退工作?

    燕小北不等他回答,转身向外面走去,说道:“我等下给你银行账号,诊金20万,明天上午十点前必须到我的账上。至于我的条件,你想好了再来找我。不过我要提醒你,72小时内必须再次施针,否则,你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朱宸金嘴唇哆嗦,20万的诊金的确让他肉痛,但他心中更害怕会下次发作。

    经过这一次,他彻底相信燕小北的话了。他说不能喝酒,不到一个小时就应验了!

    而且自己还是被他抢救过来的,现在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自己的一个同学就是脑溢血中风,抢救很及时都已经偏瘫了!

    而现在自己的四肢都很正常,思维也很正常,说明燕小北的医术的确很神!

    “好,我……答应你!”

    虽然舍不得那个位置,但就算能当上局长,也得有命坐在那里才行!

    燕小北不着痕迹的无声一笑,没有回头,淡然说道:“三天内,我会给你再次施针。”

    朱宸金浑身虚软,出了一身冷汗,无力的瘫倒在手术台上。

    见燕小北出来,张平安赶紧迎了上去:“燕先生,怎么样?”

    不等燕小北开口,苟部礼冷笑道:“能怎么样?脑溢血病人,就算是最厉害的外科医生,也不敢保证能抢救得了!你还真把他当神医了?”

    燕小北没有说话,只是淡然一笑,说道:“我们走吧。”

    “想走?”

    苟部礼立即横跨一步,拦住燕小北与张平安的去路,扬着手中的责任书说道:“他已经签了责任书,如果你没有治好,那么所有责任都由他承担!病人的家属马上就到,你非要逞强,等会你们自己去向病人家属交代!”

    他好像已经笃定燕小北已经抢救失败,现在急着想要离开医院,是为了逃避责任。

    想到这一点,他暗中得意,自己逼着张平安签了责任书,只要等家属来了,燕小北就会背上非法行医的罪名,被送进号子里。

    林雅红、石晋晖也迎了上来,石晋晖紧张的问道:“小北,怎么样?”

    苟部礼依然抢先说道:“还怎么样,等着坐牢吧!”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女人哭喊着向这边跑来。

    “老朱,你这是怎么了……”

    在她的身后,跟着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妇人。

    三人都是神情焦急,男孩扶着老妇人, 急匆匆的追在那个中年女人身后。

    “你就是朱局的夫人吧?事情是这样的,今天晚上,朱局和我们在望江楼喝酒,朱局忽然昏倒,送到医院后,经过诊断,是高血压引起脑溢血。医院本来准备手术抢救,可那个年轻人,说他能救治,并让朱局的上司签了责任书。现在……已经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苟部礼立即迎了上去,一边看着燕小北,一边对那个悲痛欲绝的妇人说道。

    说到后面,他还故意一摇头,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