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恶人自有恶鬼磨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石玉妍高高兴兴的去自己的房间换上了那件新衣服,走出来的时候,燕小北觉得眼前一亮。

    这一件衣服穿在她身上,不肥不瘦,正好合身。

    石玉妍的脸上红扑扑的,显得有点扭捏的说道:“好看吗?”

    燕小北眼前一亮,有点发呆的看着石玉妍,说道:“小妹,真好看。”

    苗翠花在一旁说道:“好看是好看,可不知道花了你小北哥多少钱。”

    燕小北说道:“没多少,而且,我在回来的路上,又赚了500……”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那500掏出来。

    苗翠花有点错愕的说道:“这么多,怎么赚的?”

    “在路上碰到几个人,一个女孩腿摔伤了,我给她止了血,她给了我500。”

    燕小北将路上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苗翠花说道:“好,好。不过小北,赚到钱也不要給我们乱花,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燕小北说道:“婶,我知道了。”

    苗翠花拎了肉和鱼,高兴的去柴房,一边走一边说:“我去做饭,你们等着,等会就有吃了。”

    燕小北把钱收好,来到里屋,又给石明成扎了一遍针。

    扎完后,石明成坚持要燕小北扶着他出去走走。

    石玉妍干脆将木桌和凳子都搬到老槐树下,一家人就在外面吃饭。

    正在吃饭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哟,都吃上鱼和肉了,那是有钱了呀?欠我的钱,也该还了吧?”

    不用看,就知道是石旺财来了。

    燕小北转头看去,果然是石旺财,领着好几个人,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除了一直跟着他的吉祥三宝,另外还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年轻人,手臂上的肌肉鼓起,一看就是练过的人。

    来到老槐树下,石旺财左手小手指抠着鼻孔,俯身看着桌子上的菜,好像恨不得一口全吞肚子里去。

    随即,转头看向穿着新衣服的石玉妍,双眼中冒出火化:“小妍,变漂亮了啊,啧啧,还真是人靠衣装……”

    看着他那种似乎要吃人的目光,石玉妍感觉到害怕,悄悄向苗翠花靠近些,挽住她的胳膊,低下头去。

    石明成看向石旺财,没好气的说道:“石旺财,都一个村住着,都姓石,你有必要这样一次次的逼我们?”

    石旺财小手指从鼻孔中掏出来,看了一眼上面那坨黑色的鼻屎,反手往老槐树方向一弹,说道:“怎么的,都姓石就可以欠账不还了?我又不是开慈善的,都像你这样,我不早饿死了?你们还大鱼大肉吃着,我可是连口汤都没得喝!”

    燕小北顺着他手指所弹的方向看去,忽然眼中闪烁出一丝棕红色。

    老槐树下的阴凉处,他隐约看到了一个影子,似乎冲着他笑了笑。

    他不禁吃了一惊,看来常来宛白天也能出来,只要不在太阳下就行。

    他不动声色的转头看向石旺财,缓缓起身,说道:“石旺财,我说过,他们家欠你的钱,我来还!”

    “那你倒是还呐?我知道你能赚钱了,可你想着还钱了吗?又是新衣服又是大鱼大肉,当我是瞎子呢?”

    石旺财见燕小北起身,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但语气没有丝毫畏惧的意思。

    燕小北看着石旺财,忽然邪魅的一笑,说道:“我今天晚上就还你钱。”

    石旺财一愣,随即“哈哈”一笑:“你今天晚上还的话,我还真就只要3000,不要一分的利息!”

    燕小北淡然说道:“一言为定!”

    “我石旺财说话从来都算数,我还会和你一个傻子耍赖不成?”

    石旺财得意的说道。

    刚说完,忽然想起燕小北现在已经不是傻子,又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他的手。

    燕小北丝毫没有在意:“好,那你们现在可以走了吧?”

    石旺财盯着燕小北,总感觉哪里不对,想了想又恶狠狠的说道:“你可不要想着耍赖!我知道你会用针扎人,可你看到我那两个兄弟了吗?那可是练过的!”

    那两人配合的举了举双臂,露出那吓人的肱二头肌,向燕小北示威。

    燕小北淡然看了一眼,说道:“我从不耍赖。”

    石旺财虽然心里没底,但既然自己已经把话说出去了,不好再咽回去。只得转身对那几个人说道:“我们先走,今天晚上他要是不还钱,明天我们再找他算账!”

    看到石旺财等人离去,石明成担忧的说道:“小北,你身上就500块,晚上你拿什么还给他?”

    燕小北似乎无意的看了一眼老槐树下,笑道:“晚上他会来求我的,到时候欠他的钱自然就还了。”

    石明成、苗翠花、石玉妍一头雾水,虽然心中忐忑,但看到燕小北气定神闲的样子,便也只能相信他。

    晚饭后,燕小北去村南头的灰溪河中痛痛快快的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盘腿坐在床上。

    大概十二点的时候,屋外传来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小北……小北……”

    燕小北骤然睁开双眼,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不过,他并不焦急,慢吞吞的下了床,穿上拖鞋,打着哈欠把门打开,看着站在门口的一女人,问道:“怎么了?”

    这个女人是石旺财的老婆李凤娥,平日里仗着男人的势,在村里趾高气扬的,没几个人喜欢她。

    这个时候,她握着电筒,头发散乱,一身宽松的睡衣,让她那原本纤瘦的身形显得空荡荡的。

    她一脸焦急的看着燕小北,说道:“小北,你旺财哥痛得快不行了,你快去给看看吧?”

    燕小北懒洋洋的问道:“他怎么了?”

    “他……”

    李凤娥欲言又止,显得有点为难。

    见燕小北一直看着自己,没有动身的意思,一咬牙,说道:“他那里痛……”

    燕小北一头雾水,不解的问道:“那里是哪里?”

    “哎呀……就是你们男人的那里了……”

    说话时,她低着头看向他下面。

    燕小北忽然心中一跳,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嘿嘿”一笑,说道:“你没找夏医生?”

    “找了,折腾了2个多小时,实在受不了了,你……你快去看看吧。”

    李凤娥显得很焦急,这可是关系到她一生幸福的事,石旺财那里要是废了,自己就得守活寡了。

    燕小北慢吞吞的说道:“别急,我去拿针。”

    转身进了屋, 忍不住偷笑了几句。

    “这叫恶人自有恶鬼磨……不对,常来宛可不是恶鬼……”

    取了针,跟着李凤娥快步向石旺财家中走去。

    还相距三十米,就能听到石旺财那杀猪般的嚎叫:“痛死我了……快……快给我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