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初生牛犊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三天后,木柠带着三千两银子出了城,来到长江渡口,宋燕玮等人早已在此等候。宋燕玮租了一条货船,把钱搬上船。三千两其实不多,三个不大不小的箱子就装下。宋燕玮之所以要租条货船,是因为她从江陵带走了一批流民。江陵地处夏国南面,中原大地战争连绵不断,江陵却少有战事,相对来说比较安稳。中原百姓流离失所,很多都逃难到了江陵。

    宋燕玮让岳林等四人挑选了一百个青壮年,或是读过书的人,告诉他们只要跟着就有饭吃。这些人是流民,只要哪里有吃的,他们就愿意跟到哪里,很轻易就找到了一百人。其中还真有几个读书人,只因平素只顾读书,没有缚鸡之力,抢吃的都抢不赢别的难民,更是饿的只剩皮包骨。

    宋燕玮给自己买了几套漂亮的衣服,又买了些文房四宝、绫罗绸缎、生活用品等一起带上。再有就是买了一些粮食,至少保证一百多人在路上吃。

    一路上经过七八天,终于过了南津关,进入西陵峡,在一个渡口下船。一行人又走了三十多里路,才回到灵莠峰山寨。山寨本来有一百来人,生活还不错,突然又多了一百人,一下子没有那么多吃的,生活就变得拮据起来,引起了原来的人不满。好在宋燕玮早有准备,每人发了一两银子和一些布匹,家里有小孩的还有糖果。这下便没人在不满,反而是帮着新来的人盖房子。

    一百人中除了三个读书人有单独的房间,剩下的人就建一座大的营房,居住在一起。这些人倒也不在乎,至少比天被地席、风吹雨打的日子强多了,晚上还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宋燕玮把他们编入燕柳军之内,每天只管训练,其他的什么都不做。三个读书人,分别叫辰润阳、龙师章、虞慕竹,都是进京赶考的仕子,因夏国朝廷纷乱,进士没有考成,反倒被战乱弄的回不了家,一路流浪。宋燕玮让他们担任书记,负责制定规矩和管理山寨。

    宋燕玮把拿回来的钱去山下买粮、买牲口、买盐买铁。她在军队中又发现了两个铁匠,让他们铸造武器和盔甲。这期间她往来于山寨和江陵之间,不止带回了钱,还有盐铁等必需用品。经过几个月的经营,山寨已经有了一百五十人的军队,每个人都有一把刀,三十人有盔甲,其余的至少有套皮甲,还有弓箭、长枪、盾牌等。转眼间,又要过年了。

    腊月二十六,宋燕玮把岳林等几个主要人物召集起来,包括辰润阳、龙师章、虞慕竹,以及断了一臂却在山寨还算有号召力的辛同银,以及王昔洛兄弟等。燕柳军虽然只有一百五十人,毕竟有一军之名,需要有个将军,岳林任军主,辛同银任副军主。一军之下分为三都,分别以王昔洛、王昔韦、李更用为都头,辰龙虞三人任书记兼三都副都头。

    宋燕玮首先说道:“马上就要过年了,今日过年是不是很开心,鞭炮都要比往年多些吧?”岳林笑道:“那是。自从燕儿姑娘你来了,我们吃上了肉、穿上了新衣服,日子过得可舒坦了。”王、李三人立即附和。

    宋燕玮道:“岳将军,你是进过城,见过世面的人,你觉得山寨和城里相比,哪个更好一些?”岳林道:“那还用说,当然是城里好些。”宋燕玮点了点头,继续道:“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城里人能生活在城里,你们只能生活在山里?是他们天生就该生活在城里么?当然不是,他们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才到了城里,在城里生根发芽。既然他们可以,为什么你们不行呢?”

    岳林不知道宋燕玮想要说什么,但是不管她要说什么,自己跟着说就对了,说道:“不错,他们可以,我们也可以。”他这么一说,跟屁虫王、李三人也跟着这么说。辰龙虞三人本就有抱负,只是如今天下大乱,想要挽救王朝已经不可能,只能建立新的王朝。虽然现在队伍只有一百五十人,万一将来壮大了,也可以投向一股大势力。而且他们不像岳林等人没有什么想法,他们是有想法、有远大抱负的人,自然不愿一辈子呆在山里。

    宋燕玮道:“好,既然你们都愿意到城里生活,现在就有个机会,就看你们敢不敢。”岳林问道:“什么机会?”宋燕玮道:“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山下的城关防御肯定没有平时那么严,尤其是除夕当天。我请辰润阳先生打听过了,猇亭原本只是个小镇,后来因为长江渡口才繁华起来,到底是人稀地小,城里只有五十人驻守。除夕当天都忙着过年,谁也没有心思守城,正好借机攻占猇亭。一旦占据猇亭,就有不尽的钱财,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此言一出,辰龙虞三人还不怎么样,他们毕竟是读书人,有些见识,心里早已有了猜测。岳林等人却大惊道:“你要我们造反?”宋燕玮淡淡的道:“你们占山为王,不就是造反么?你们别忘了老寨主是怎么死的,不就是因为造反,被官府剿杀!”岳林等人一想,好像确实是这样。不过反过来一想,又觉得不对,说道:“以前虽然占山为王,却没有主动攻击官府。你要我们主动攻打官府,不是让我们送死么?”

    宋燕玮道:“不然为什么我让你昼夜不停的训练士兵,就是让你们和官府打仗时不至于送死。”王昔洛道:“柳姑娘,我觉得我们生活在这里挺好的,何必要跟官府作对。”宋燕玮“哼”了一声,问道:“城里的菜好吃么?酒好喝么?”岳林等四人一说起酒菜,想起在江陵城吃过的酒菜,简直就是人间美味,不由得都流下了哈喇子,说道:“好吃。”宋燕玮又问道:“城里的姑娘美么?”

    岳林嘿嘿一笑,说道:“美,确实很美。只是再怎么美,都不及你美。”宋燕玮瞪了岳林一眼,眼神中有一丝怒意,岳林连忙低下头,不说话。宋燕玮又转头问王氏兄弟道:“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们没有老婆?”

    王氏兄弟和李更用相互对视一眼,很是尴尬。他们都已经是二十六七的人了,应该早就讨老婆成家才对。只因山寨里男人多、女人少,女人早就被家里条件好的抢走了,根本轮不到他们。

    宋燕玮道:“你们若是做了将军,要去喜欢的人家里提亲,他们还会拒绝么?就是因为你们安于现状、不思进取,才使得你们现在还是光棍一条。你们只要按我说的做,将来吃香喝辣、成家立业都不再话下。”

    岳林等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决定,都不敢与官府开战。尤其是辛同银,他已经断了一臂,没什么想法。而且他有老婆、有儿子,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就行了,还想什么三妻四妾、吃香喝辣。

    辰润阳看他们这样,叹息道:“柳姑娘,你处处为他们着想,可是他们就是一群懦夫,完全就不是男人,这样的人和他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不如离开这里吧。”龙师章和虞慕竹知道他在用激将法,也跟着说,把岳林等人贬得一无是处。

    岳林等人虽然胆子小了点,到底还是血性男儿,稍微被激后便怒不可遏,一边指责辰润阳等人看不起人,一边同意宋燕玮的建议,进攻猇亭。

    宋燕玮微微一笑,说道:“好,我说下我的想法。南津关外数里就是猇亭,只有五十人驻守,我们一百五十人打五十人,肯定会赢。攻占猇亭之后,一面布防,一面回师向西攻占南津关。猇亭向东北一百里是当阳,顺江往东七十里是峡州。在两边官军赶来之前,我们攻下南津关,这样进可固守猇亭、抵住官军,退可固守南津关,再徐图猇亭。”

    辰润阳道:“不错,柳姑娘所言极是。猇亭丢失,峡州最快也要一天之后才能得到消息,集结队伍在赶过来,至少需要三天。这三天中我们可以将金银粮草转移至南津关,到时候就算守不住,也能有很大收获。”

    宋燕玮一笑,说道:“我想先派几十人入城,到时候里应外合,会更容易些。这边攻占猇亭时,那边再派二三十人装扮成当地士绅,带着酒肉去南津关问候官军。南津关易守难攻,只能有人进去,从里面攻进去,否则很难攻破。不知你们谁愿意率先进城埋伏?”

    问了一遍,没人应声。辰润阳叹了口气,说道:“我去吧。”王昔洛道:“我也去。”他虽然胆子小,但是讲义气。他是都头,辰润阳是他的副都头,他自然不愿意让其一个人去。

    宋燕玮道:“好,王都头,你和辰先生带三十人进城,到时候相互协商而定。我会在三十当天午时进攻,你们可提前做好准备。王昔韦和龙先生,你们准备好问候南津关的东西,只待攻进城里,你们就准备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