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愧疚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我从来都没有觉得你廉价,这件事情是我的错,在分开之后,我已经往你的账户里汇了一笔钱,那是我的补偿。”

    在这件事情上顾渊确实理亏,所以顾渊只能够按照乔艳艳喜欢钱的这种方式给予了自己的补偿。

    但是没有想到对方现在好像丝毫都不领情。

    “我需要你的补偿吗?”乔艳艳双手紧握成拳,“如果用金钱能够解决这么多的事情的话,世界上就不需要有良心这种东西了。”

    她就是要让顾渊良心上过不去。

    就是要让顾渊和夏池雨的每一次接触当中都能够想到自己曾经因为感恩而欺骗了另外一个女人。

    因为只有这样,顾渊才能够深刻的意识到乔艳艳是个受害者。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能够补偿你呢?”

    顾渊冷静了下来,“你希望我每天受到良心的谴责也好,或者需要我在金钱方面补偿你也好,但是我们都已经回不去了,不是吗?”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顾渊就知道自己头顶青青草原。

    只是那个时候饼执着要保护乔艳艳的心思,顾渊从来都没有在乎过这么多。

    能够重新遇到对于顾渊来说就已经是一种福气了。

    只要乔艳艳自己觉得开心,觉得快乐,顾渊根本就无所谓。

    毕竟顾渊不爱她。

    “我就是要让你良心上受到谴责,我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乔艳艳就离开了咖啡厅。

    不过顾渊对于刚才的那些话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就像乔艳艳没有办法原谅顾渊一样,顾渊也永远都没有办法原谅乔艳艳。

    不是每个人愿意第一次把自己的感情交付出去的时候,最后希望得到的是背叛。

    一开始顾渊虽然知道自己并不喜欢乔艳艳,但是也在努力的让乔艳艳成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但是这个女人似乎把顾渊当成了一个ATM机。

    除了金钱之外,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沟通和交流。

    到了现在也是一样。

    就算是彼此当初是因为各种事情分开,但是现在乔艳艳见到顾渊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还是围绕着金钱。

    顾渊坐在咖啡馆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没有想到夏池雨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反而把自己推进了深渊。

    “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

    夏池雨突然从后面蹦出来拍了一下顾渊的肩膀,“刚刚在门外面就看着这里面坐着一个男人,风流倜傥,想着应该过来加一下微信的。”

    “要不然我们删除了彼此的微信之后重新认识?”

    顾渊笑眯眯的陪着夏池雨演情景剧,夏池雨笑着坐在了对面,却看到了桌子上放着一杯未喝完的咖啡。

    “你一个人在这里吗?”

    顾渊自然也注意到了夏池雨刚才的停顿,桌子上没有收起来的咖啡是事实,这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你面前为什么会多出来一杯咖啡?”

    顾渊坦荡的把刚才的事情都告诉了夏池雨,末了,还指了指自己的良心,“她希望我这里永远都是受到谴责。”

    希望顾渊永远都觉得愧对,希望顾渊永远都忘不掉乔艳艳。

    夏池雨冷哼了一声,喊来了服务员,把咖啡杯端走。

    “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女下凡吗?”夏池雨冷不丁的开口,“像她这种女人,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一些。”

    如果能够把自己放在一个正确的认知上,也就没有现在的事情了。

    有多大的能耐就做什么样的事情,这是从小老师就开始教导大家的道理。

    结果乔艳艳也没有那个金刚钻,却偏偏要拦下来这个瓷器活。

    “你会觉得愧疚吗?”

    夏池雨突然间探了探身子,眼神灼灼的看着顾渊,“你会在以后的每一次接触当中都会想起来你前女友吗?”

    “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顾渊笑着反驳了一句,“我并不是一个感情心泛滥的人,更何况当初的分开错并不在我,我从来都没有觉得有什么好愧疚的。”

    没有爱上一个人,但是却和那个人在一起了,从来都不是应该愧疚的事情。

    至少顾渊是这么觉得的。

    如果他们两个人当中有一个情深似海,而另外一个薄凉如水,或许还有一方值得愧疚。

    但是对于顾渊来说,乔艳艳从来都不喜欢自己,而顾渊恰巧也不喜欢对方,那就更没有什么好愧疚的了。

    当初在一起各有所需,现在没有了需求的必要,大家就和平分开。

    这就已经是团圆了。

    “这么薄情吗?”夏池雨不满的嘟了嘟嘴巴,“如果以后我们两个人分开的话,你也会这么觉得吗?”

    顾渊摇了摇头,“我从来都不觉得我们两个人会分开。”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顾渊对夏池雨的感情早就从一开始的报恩变成了爱情。

    爱情这种东西一旦产生,就像是荷尔蒙和多巴胺共同作祟,让每个人的身体机制都发生了变化,只想要和对方在一起。

    就像是身体的本能。

    而不是违背。

    “话说的这么好听,这样的话以前也对乔艳艳讲过吧?”

    “这个你可不能诬陷我,我从来不向别人保证我做不到的事情。”顾渊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我当初和她聊的都是如果你遇到了喜欢的人,可以无条件的放弃我。”

    顾渊那个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两个人之间存在的矛盾,所以从一开始也没有想过两个人会有多么的长久。

    半真半假的对乔艳艳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乔艳艳也没有反驳什么。

    也许是因为不爱,也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当初两个人从来都没有避讳过这个话题。

    “你们两个人的爱情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夏池雨有些嫌弃的皱眉,“哪有男朋友会怂恿自己女朋友出轨的。”

    顾渊把自己的咖啡推到了夏池雨的面前,“你可以说我们像小孩子过家家,但你不能说我们之间的东西叫爱情。”

    大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要争取,那种事情怎么能够被称为爱情呢?

    前男友前女友这个称呼,顾渊都觉得有些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