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踏上造物山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宁无情随意摆手说道。

    虽说说的颇为轻松,不过却像一块压在了宁无情心头之上。

    天傀宗的实力毋庸置疑。这次也是因为天傀宗所有精锐之力全部集中到了中域。

    张航借着江言朱厌一众的钳制这才潜入进入了天工山。

    这次错过,宁无情深知恐怕数万年之内,不会在有机会踏足东域了。

    “那你去吧,我倒是想去见识见识这鲁家的天工开物宝典到底有何玄妙。”

    张航一脸轻松的笑着说道。

    “门主....此事....我.....”

    张航虽说也喜欢收集一些机关傀儡之物。不过只要见面,那些东西便都送给了自己。

    而且宁无情也知道,张航对于机关傀儡之道也从未认真研究过一次。

    此刻张航开口,只是想让自己踏上造物山,得到鲁家的真正秘法。

    想到这些,宁无情一时感激涕零,不知该如何表达对张航的谢意。

    “走吧。”

    提一口气,张航跃身朝造物山飞去。

    来到山脚下面,放出神识查看。

    可那神识刚一进入造物山,一股清风吹过,紧接着神识便被撕碎。

    “好强!”

    宁无情不禁赞叹道。

    若是一股强风吹过,撕碎几人心神之力,倒是几人也不会觉得惊奇。

    可这随意一股清风,便能轻易撕碎心神之力。

    看来前路必定不可行。

    就在三人惊叹时候,这时突然有一樵夫露出头来。

    双方见面,皆是惊愕。

    “大人...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家中老娘病危,听说只有造物山上仙草才能救活老娘。所以这才犯下禁令。”

    见三人衣着不是本地人,樵夫便知道遇到了造物山上仙人。因此急忙跪在地上哭诉。

    张航一脸威严之色,沉了口气,迈步朝那樵夫走去。

    可刚迈步踏上造物山,紧接着便有清风朝张航方向吹来。

    张航心中一凛。背手拦下宁无情二人的同时催动灵气护体。

    只见那清风绕过樵夫,而后朝张航袭来。

    还没到了跟前,张航便隐隐觉察到了危机。

    天工山外界还有所闻,这造物山甚至连天傀宗的弟子都不知晓。

    显然这是才是天傀宗的重中之重。

    谨慎期间,张航最终还是退回了一步。

    张航身子刚一退后,脚还没有离开,那清风便已经到了跟前。

    清风吹在鞋上,鞋没有丝毫损伤。可张航只觉得脚上一痛,紧接着便抽了回去。

    而那清风则是从张航面前一转弯,吹像了别处。

    脚刚一落地,顿时一股剧痛传来。

    也是宁无情反应够快,要不然张航就的当场跌倒。

    “怎么了?”

    宁无情传音问道。

    “好强的阵法。”

    张航咬牙说道。

    见两人神色凝重,那樵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眼前两人毕竟是造物山的仙人,樵夫站也不是,走也不是。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

    张航要紧牙关,强撑着坐在一块山石之上。

    “不必害怕,赤诚之心,感天动地。区区一株灵草,采了便采了。我们是不会怪罪你的。”

    张航缓声说道。

    “多谢仙人,那我现在可以走了么?”

    樵夫小心的问道。

    “去吧。”

    “多谢仙人,多谢仙人。”

    樵夫说着话,马上快步下山。

    直等的樵夫下了山,张航这才站起身来。

    可脚刚一吃力,紧接着又是一股剧痛传来。

    无奈之下,张航只得再次坐下。

    “我且问你,你这次上山多久了?一路之上可见到奇怪的东西没有?”

    “嗯.....上山有五日时间了。至于别的.......哦,对了!见到仙山上立着一块碑!”

    “什么碑!上面写着什么?”

    张航急忙问道。

    “嘿嘿,小的也不识字。”

    樵夫有些尴尬的说道。

    “那你将碑文上面的东西画出来。”

    天傀宗人离开多年。

    阵法石就算埋于地下,这么多年风吹雨淋,阵法石应该会显露出来。

    自从小白研习了那上古奇书之后,对于阵法的理解增长了许多。

    若是小白能将这阵法破解参悟。那地界之上,妖门将会无惧任何宗门。

    “好吧。”

    樵夫点点头,从背后枯枝当中折下一枝开始在地上刻画。

    因为不会写字。

    所以樵夫刻画的与一般人写的顺序也不一样。

    直等的第一个字写完,张航这才黑下脸来。

    樵夫还要继续刻第二个字时候,宁无情一把拦住。

    “是不是这三个字?”

    说着话,宁无情抽出一根枯枝在地上划出“物山”二字。

    “对对对!”

    樵夫看着眼前三个字,顿时欣喜万分。

    “好了,你去吧。”

    原来只是一块界域碑文。

    张航二人对此,顿时失去了兴趣。

    “好吧。”

    欣喜过后,樵夫发现自己的东西并没有引起仙人的注意,顿时也就失去了兴趣。

    樵夫走出十几步之后,心中有些不甘。

    那三个大字中间还有一些其他字符,想必应该才是仙人需要的。

    犹豫再三,樵夫还是调过头来。而这时,张航已经将鞋脱掉。

    只见半个脚掌肿胀了一圈。

    樵夫顿时一愣,不由的想起关于造物山的传说。

    传闻有妖物能修成人形,迷惑众生。

    不过只要妖物胆敢踏入造物山一步,便会受到造物山山神的惩罚。

    眼前之人突然出现,可那踏上造物山的脚却是被重物砸了一般。

    “啊!快来人呐,有妖魔!”

    片刻之后,樵夫突然尖叫一声,转身朝着山外飞奔。

    宁无情见状,跃身便要朝樵夫追去。

    “呵呵呵,小友且慢。”

    宁无情刚一动手,这时一声爽朗的笑声传来。

    同时一个白袍白须的老者出现在宁无情身前。

    宁无情身形后退的同时,手中亮出一柄宝剑。

    那老者淡淡一笑,一挥手,只见一道清风朝那樵夫吹出。

    那樵夫原本飞奔的速度就极快,有了清风助力,转眼便回到了自己的村落跟前。

    张航顿时站起身来。

    宁无情小白面色难看。

    可身后便是造物山,三人根本没有退路。

    “坐下,坐下说话。”

    老者微微一笑。落在张航身边。

    这老者仿佛是幻影一样。

    来去之间丝毫没有灵气波动。

    老者来到张航跟前,张航脊背直冒凉汗。

    “一路上都没有丝毫客气。如今见了正主了,怎么反倒客气起来了?”

    老者随意说道。

    见自己一路行踪已经被老者察觉。

    而且张航此刻也稳定下了心神。卷轴里面还有噬魂老魔在。

    只要老魔在,那自己便不会有问题。

    “老丈说的对。多谢。”

    张航抱拳一礼,随即便坐了下来。

    “铁牢中囚禁的那只木灵是你们的?”

    “不错,她叫木楠,是我多年挚友。当初药王谷一行,她为蛮荒内草木气息折服。所以便留在了这里修炼。前几日偶然得之她被囚天工山,所以我便来找她了。”

    张航不卑不亢,一脸正色说道。

    见张航如此,小白同样丝毫没有畏惧之色。

    虽说猜到老者应该就是天仙,不过宁无情稳了稳心神,不在面露畏惧之色了。

    “观你三人神色,应该已经猜到了我的境界。可就算如此,还是面不改色。这点倒是能入了老朽法眼。”

    老者有些欣慰的点头说道。

    “前面那么大动静,前辈都不现身,如今为了一个樵夫,倒是让前辈现身了。”

    老者摆手一笑:“依附于天傀宗的修士没了,可以在招募。可我鲁姓人若是死了,才是可惜呀。”

    老者话刚一说完,原本温和的面容开始逐渐便的阴翳起来。

    “你说呢?”

    “看来前辈自认鲁姓高人一等了?”

    “难倒不高么?”

    老者说着话,眼中出现凶戾之色,同时缓缓抬起了手掌。

    眼前老者若是动手,自己就算使劲浑身解数,也没有丝毫反抗之地。

    可老者神情不断变化,却始终没有动手,张航便知道老者这是在故意恐吓自己。

    既然老者不打算将自己格杀。那张航心里也就没那么害怕了。

    噬魂斩杀真魔犹如砍瓜切菜。

    眼前老者想来,就算是仙人,境界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只要自己不是被老者秒杀。那噬魂就应该能斩了老者。

    “我认为天下人都一样,没有高低之分。”

    稳了稳心神,张航朗声说道。

    “哦?你信么?”

    说话同时,老者手中微微香气流转,只见周围灵气不断开始汇聚过来。

    “前辈,前辈,您若是吞噬了这个真仙,恐怕实力还能更上一层吧。”

    眼见的老者就要动手,张航心神进入卷轴开始催促噬魂老魔。

    可惜噬魂老魔依旧悄无声息。

    张航无奈只得硬着头皮站在老者身前。

    “前辈既然已是化道成仙,还要参与晚辈修士之争,似乎有些不妥吧?”

    既然噬魂不出声,张航只能硬着头皮和老者讲道理,同时心里开始想办法。

    “你杀我族中后辈,那是他技不如人。可你居心叵测,身为前辈修士,居然坑害晚辈后生。像你这等用心险恶之辈,必诛之!”

    老者说着话,反手将凝聚在手中灵气朝着张航一掌排出。

    只见一团灵气打在张航身上,紧接着灵气爆炸。

    张航直接被击飞落在了造物山上。

    身子刚一落下,马上就有清风朝着张航吹来。

    来不及多想,张航吐出一黑腥臭黑血,施展身法,朝着山下直奔。

    可刚一道了山下,那老者也出现在了张航眼前。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