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一百一十五章 怎么没死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在英雄联盟里经常可以看见一个狗头刷了半天,出山之后一个Q直接爆炸!但是那都不算什么了,你最多也就刷个几十分钟。现在吕尘面对的对手,人家可是刷了十几年的!西南恶魔遍地走,还怕人家找不到恶魔来刷吗?

    就算吕尘现在的领域还根本不完整、就算他撑开领域的时间再仓促,那也是一种世界规则的意志体现,哪有被一个小技能一击就溃的道理?这说明对方的汲魂痛击已经强大到接触规则的边缘了!

    就像是万钧的雷霆正在扑面而来!

    吕尘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使用虚空行走逃走,坚决不能力敌!他终于明白为何捭阖宫可以坐镇西南这么久了,竟然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在危机遍地的西南可不是谁都能够安安稳稳把汲魂痛击累积到这么恐怖的,说不好还没攒够,哪天就死在恶魔手里了。这一击如果在身上打实,钻石都可能惨死当场!

    轰!吕尘原本站立的地方竟然被这雷霆万钧的具现化权杖轰击成了一个巨大的坑陷!仿佛地壳开裂般可怕。

    吕尘使用虚空行走穿梭进虚空拉开距离,心中警惕到了极点!然而对方也没有追,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吕尘打量着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对方头发微白,自有一种沧桑感。

    他这时候才惊魂未定的看清,这贝爷的虎口上,竟然是白金1的标志,不是钻石!西南是什么地方?在普通人眼里这片雨林是地狱,可在财阀眼里这就是一个宝库!这里有取之不尽的灵魂之火,有大量的具现化装备!

    然而这个贝爷在面对无数财阀实力虎视眈眈的情况,仅是白金1就能够这么安稳的坐镇西南,挡住外界的恶狼猛虎,不得不说他这汲魂痛击的可怕威力居功甚伟。

    当然,全国也只有五名钻石强者,也是原因之一,毕竟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到达钻石境界之后没谁愿意以身犯险了。

    吕尘笑了,对方既然不追,那看来是不想结下死仇:“劳驾贝爷亲自出马对付我这个逃税的,不胜荣幸,贝爷事事亲力亲为,实在让人敬佩,”他开口就直接讽刺对方小题大做,哥不就逃个税吗,至于?不过说敬佩确实不假,眼前这个中年男人一身气韵似有天成,能够坐镇西南十多年,也确实有能够让人敬佩的地方。吕尘在西南地界上没打算与捭阖宫和白玉堂有什么冲突,人家能在这里屹立十多年不倒,肯定是有原因的。你一个小黄金再厉害也不过就是自己一个人罢了。

    吴亚在贝爷耳边嘀咕了两句,贝爷点点头平静说道:“客气了,西南地界以黄金段位闯这么诺大名号的,你是头一个了,在下才是久仰大名。不管你是过江龙还单纯路过,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清楚,西南有自己的生存规则,每个人都在这个规则下讨生活,连我也不例外。大家尊敬我捭阖宫是因为我们从来不会让大家没有饭吃,有捭阖宫在,大家都安心。”

    “早听闻西南一天有贝爷坐镇,一天就不会乱,久仰了!”吕尘笑眯眯的说道。

    “这个世界,除非没心没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否则谁都需要扛起一片或大或小的天空,总有人需要在这片天空下安稳生活。我也只是做我能做的罢了,”贝爷停顿了一下继续平静说道:“但是你的行为就有点过了,所以我们也必须管管,不是税不税的事情,是那些刀尖上讨生活的老西南人的生存问题。捭阖宫从来不门缝里瞧人,再穷不过要饭,不死终会出头,我们不会觉得你是黄金段位就好欺负,事实上你也确实不好欺负。”、

    “不管是小人物还是富贵子孙,要成功,都得眼睛看远一点,度量放大一点,脑子多想一点,然后怀六分恶毒,三分炎凉,还得给自己给子孙剩一分善心,这份善心尤为重要。捭阖宫不会追究税的事情了,这就算我们敬你是少年天才,想要与你交个朋友,但是你的生意就不要再做了,我也替那些老司机们做个主,给他们存条生路,如何?”

    吕尘眼神凝了凝:“好!”

    贝爷听到回答之后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绝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单是这份决断,就叫吕尘暗自叫好!

    ————————————————————————————————

    贝爷和吴亚两个人一起回到昆明要塞,吴亚身上还有伤特别狼狈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西南地界。这一定是吴亚遇到狠茬子迫不得已需要贝爷出手了!众人激动起来,他们已经太多年没有见过贝爷亲自出手了,不知道对方下场如何?

    老司机们都知道吴亚是去追吕尘那小子了,60名学生都可以作证,他们亲眼看见吴亚和吕尘展开了雨林追逐战,至于结果如何他们就不清楚了。老司机们惊讶的是,从现在的情况看,应该是吴亚不仅没能收拾了吕尘,反而自己阴沟翻船需要贝爷出马,这到底中间发生了什么?捭阖宫可不是只有吴亚、贝爷两名强者,光成名已久的就足足有7名呢,为什么去的不是别人而是贝爷?对方强到必须由贝爷出手吗?

    老司机们都开始猜测,吕尘这次难有什么好下场了,老王老李突然唉声叹气起来:“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就这么屁大点小事害死一个孩子,他估摸着还不到20岁呢!咱西南人是总做损事亏心事,但好歹咱是有底线的,不像外面的人,看起来斯文,其实毫无底线!可惜了小吕啊!”

    在他们想来,贝爷手下绝无人有幸免之理的!可见西南人对捭阖宫里的那位已经敬畏如斯。

    老程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那个恶心他二十多天的少年就这么没了?早知道这样跟他们瞎参合什么啊!

    “咦,老程老王老李,你们在这干嘛呐!”

    三个老司机呆呆的转头看向背后,卧槽,声音似乎有点熟悉!

    ————————————————————————————————————

    多年以后,都还有人记得这样奇怪的一天,似乎每个人都跟疯了一样用一种震惊、惊奇的语气向别人传递着一件事情!

    老司机们多年以后回忆起当年都露出憧憬的神色:“那年应该是快入秋的季节吧,那时候他还没有成为西南的主宰,当所有人都以为他死在贝爷手里的时候,他又鲜活的出现在昆明要塞里和大家重逢,我们疑惑,我们不解,怎么回事呢,贝爷怎么会失手呢?后来我们才知道啊,他那种人,怎么可能会死?”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