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第八十五章 队员到齐
最新网址:www.cyewx.com
2888斤是什么概念,袁家义这个军区子弟在黄铜1的时候也不过是打出了3100斤的数据,而考官眼中的吕尘可是连定位赛都没打完的人!这特么是天生神力吗?考官们当时就惊了!

    废话你家孩子生下来扛个液化气瓶来回跑你惊不惊?

    果然是林阀的推荐生啊……几个考官肃然起敬,这尼玛已经不是天才的范畴了,可以考虑眼前这个少年是不是人类了。林家又出一个人杰,几年以后会不会又是一个黄睿羊?这是各位考官们在内心深处的一些心理活动,当然不会说出口来。

    “吕尘同学……你力量是多少,成长又是多少?”年长的考官问道。

    “你确定要听吗?”吕尘倒没想别的,还真是怕说出来吓住他们。

    我擦?考官心里一瞬间思考了很多,这是什么意思,我确定要听吗?我不能听吗?这是不是林阀的机密所以我不能听?会不会灭口?反正就是走个过程我问那么多干嘛?他吓得瞬间不敢问了:“吕尘同学,你通过了,下周开学就可以来报道了,赶紧回去休息吧。”

    吕尘一脸狐疑的推门出去,这么简单吗,管他呢,好赖算是可以体验大学生活了,虽然他根本都不会去上课吧……当他推门出去的时候,所有学生以及家长同时对他行注目礼,因为信息屏幕上只有,吕尘通过,完全没说他的属性、技能之类的东西。完全颠覆常识。

    吕尘被看的也有点尴尬,装比装大了,赶紧闪人。走的时候他还专门去教务处查了查,奥,三个月后就有去西南收集灵魂之火的团队,凭学生证报名。不错不错,时间刚好符合!

    ————————————————————————————————————

    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吕尘又想起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白金之后每个人都会出现一些英雄传承的标志,在白金时还是时隐时现,到了钻石就会变得很明显,比如卡特琳娜的一头红发,比阿狸脸上的六条对称的狐狸脸纹。夏娃是紫色的眼睛,黄睿羊是脑门上的三叉戟,那自己会是什么?这个问题他也不是第一次思考了。

    如果显现的话,他的双传承不就人尽皆知了吗?这个问题他暂时也没解决的办法,只好暂时不想了。他忽然看见路边报停里的报纸,头版就是显眼的标题:恶魔日渐活跃,内地是否安全。

    这让他直接想起来昨天晚上夏娃说的那番话,不禁产生了一些认同感,生逢这个乱世,谁能说自己一直就活在温室里呢,魔都能不能独善其身谁也不知道,想这个也是多余,吕尘更关心自己怎样才能从财阀的经济封锁中杀出一线生机。财阀们一定不会坐视其建立的世界秩序被打破,这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吕尘刚上楼,就看见门口一个高个子健硕的少年站在门口,旁边还站着一个小胖子。小胖子他认识,庆小山嘛。三个月前看见庆小山的第一刻吕尘首先想到的是,当庆小山使用盲僧传承二段Q的时候,敌人会看见一坨肉向自己飞去……真是槽点满满……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瘦了点呢?“吕尘疑惑问道。

    ”离家出走,钱花光了……“

    尼玛是饿瘦的啊?

    他选择了无视庆小山,问道:”你是……平平?“是的,对方身上那股子坚毅与倔强的气质确实很符合自己脑海中那个形象,就像是西北的一块糙石头。吕尘这才想起来今天就是之前他们约定好的三月之期,他提前回来了两天。

    陈平平看见吕尘的一瞬间就咧开嘴笑了:”是我。“

    这一瞬间两个人都完全没有一点陌生感,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拥抱了一下,吕尘心里不禁冒出来一句话,我们相识如故人。

    家里地方太小,没办法,暂时只能凑合着让陈平平、庆小山先在他的屋里打地铺。这情形又让吕尘想起在地球上的时候,5个队友开始的时候挤在一个地下室,全都睡在地上,晚上睡相不好的直接就把脚翘别人脸上,每天都在一起吃饭,一起去大众澡堂,互相搓背。有时候连澡堂都去不起,就大半夜跑到楼栋里的公共厕所拿盆子冲凉水,互相泼冷水,一个个冻得嘴唇发紫哈哈大笑。那时候吕尘是又当爹又当妈,操碎了心。那段时光艰苦而又美好,这一刻这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吕尘觉得自己鼻子里酸酸的。

    吕尘恍惚间从他们两个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去队友的影子,还有那段时光。

    晚上的时候吕尘请他俩去撸串,这时候夏娃也回来了,庆小山一看见外国冷艳大美女,喊着夏娃姐就扑过来。还没扑到,被夏娃用一根手指头给硬生生的推开。

    撸串的时候吕尘问了一下他们两个人的近况,从陈平平口中得知恶魔活动频繁这个消息,和从报纸上看到是两种概念,这才更像是贴近自己实际发生的事情。他思考了一下问夏娃:”咱们的工程能加快进度吗?“

    ”不需要加快进度,据我判断短期还是不会发生什么明显变化的,会有一个周期的过程,而且工程这种事,还是越精细越好,“夏娃平静的分析道。

    夏娃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吕尘也赞成他的观点。但他总是冥冥中觉得自己需要做更多的准备,不仅是为了这乱世中的生存,也为了一年之后的东渡之行。他思考的时候大家也都默契的不说话,足足过了二十分钟才抬起头:”这段时间我们加紧排位,尽量多打几场,一是为了继续打出我们的名气和品牌,产生更多的金钱效应,二是抓紧把每个人的段位都打到瓶颈期,三个月后,你们都随我去一趟西南,那个传说从来不出良善之辈的地方,一起晋级!“

    一听这话,陈平平和庆小山眼睛均是一亮。